第二十九章 菩提手串(1 / 2)

通常情况下暴雨都是来得快去得也快。

但是这一次不知为何,这雨却是一连下了大半个时辰也不见停。

而且陆景和夏槐之后还听到了脚步与说话声,从庙外传来。

“咦,这里有座山神庙,二叔咱们快进去吧。”

“可这荒山野岭的为什么会有庙呢?”另一个年岁听起来更长一些的人有些迟疑。

“谁知道,可能是早些年附近还有人的时候修的,看这样子也挺久的,现在应该已经废弃了,正好进去避雨。”

这时候第三人的声音响起,“还是小心为妙,如今这世道这么乱,保不准里面就藏着什么匪类!”

“但是这雨下的这么大,肯定没法再赶路了,不进去,难道大家伙就站在外面淋雨吗?”最先开口的少年道,“这样吧,要不我先进去看看,没什么危险再喊你们进来。”

结果他还没动身就被年长那人给拦下了,“还是我来吧,出门前我答应过你阿爹,你出来什么样,回去也会是什么样。”

那少年还想再说什么,但是被他叫做二叔的男人已经迈步,向着庙中走来。

他一手攥着只木棍,一手推开庙门,先小心翼翼的向里望了一眼,看到陆景和夏槐后一怔,下意识的后退了半步,有些忐忑道,“二位”

“我们也是来庙里避雨的。”陆景道。

那人听了这话后神色稍稍放松了些,又看陆景和夏槐一男一女,年岁瞧着都不大,不像歹人,于是拱手道。

“在下李复,山阴县李家村人,和我那侄儿还有几个同乡一起进山采药,没想到半路上遇到大雨,就想入庙来避避雨,不知二位那边方不方便”

“没什么不方便的,”夏槐道,“这庙又不是我们的,我们只是比你们早到了一会儿,没道理就不让后面的人进来。”

李复闻言大喜,“多谢二位,那我就唤其他人进来了。”

“请便。”

李复冲庙外还在焦急等待的三人招了招手,要他们也进庙避雨。

陆景和夏槐则又向另一侧挪了挪,让出更多的地方给那群采药人。

期间夏槐还绕到了山神像后面,想看一眼那老乞丐,然而却发现后者已经不见了踪影。

而另一边陆景的注意力则在那些刚进庙的采药人身上。

包括李复在内四人都披着蓑衣,头戴斗笠,身后还背着一个大竹篓,腰上则系着锄头、镰刀和绳索,的确是典型的采药人的装扮。

其中最年轻那个大概十六七岁的样子,生的浓眉大眼,应该就是李复那个侄子了,还有两人,一个三十出头,右手少了两根指头,另一个则满头白发,看起来已经五六十岁了。

这两人在和陆景对视的时候,目光都有些闪躲。

不过这并不能说明什么,他们四人显然都是没练过什么武功的普通百姓,荒郊野岭的遇到陌生人,心虚与害怕几乎是一定的。

反倒是李复和他那个侄儿比另外两人表现的要好得多。

李复再次向陆景和夏槐道谢,然后又让他的那个侄子在庙里转了一圈看看有什么能烧火的东西。

最后找到了两张桌案还有几把残破的椅子,一并劈开,堆在一起,做了木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