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念的前二十年里几乎是顺风顺水,从没过什么不如意。可是一夕之间,面目全非。 她谋害亲姐,拆人姻缘,甚至不惜代价威胁自己的姐夫娶了她,是个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傅均寒逼近她的脸,狠狠道:姜念,我恨不得你去死。五年后,她看着面前这个男人,轻笑道:不好意思傅先生,我已经结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