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了将近二十年,以为自己是备受宠爱的,回头看看,却不过是工具人的一生。

乔未央见他的样子,心中很不是滋味,却也知道很多东西,只能他自己去消化。

……

“就这么决定,咱们好好办一办!”乔老夫人在乔家忽然宣布了一个决定。

乔洁柔看了黄淑敏一眼,才对乔老夫人说道:“奶奶,真的要给栋梁办这个入学典礼吗?他也不是才入学,这就……”

乔洁柔对于乔栋梁留在京都大学念书的事情,始终没有太能够接受。

京都大学在国内算是非常不错的学校,乔栋梁在这里,以后怕是会越来越上一层楼。

她忌惮乔栋梁,比忌惮乔未央更甚。

毕竟乔未央从小就不讨家里人喜欢,乔栋梁不一样,他从来都是家里人的掌中宝。

以后稍微有什么冲突,那么错的都会是自己。

“你是有什么意见吗?”乔老夫人语气冷了些,问道。

“当然没有了,我怎么会有意见呢?这次弟弟能够逃过一劫,又来到一所好学校,我替他高兴都来不及。”

乔洁柔马上指天发誓,声明自己的态度。

乔老夫人这才点点头,算是对她的态度满意。

她说道:“栋梁这次自己偷偷跑回来,也算是歪打正着,我关了他好几天,又搞得他心情糟糕,情绪低落。这次给他办入学典礼,一则是为了咱们自己家里人热闹热闹,二则也是让他安安心,让他知道,现在家里人都是支持他的决定的,他只要留下来好好念书就好了。其他的什么都不用担心。”

“那既然是这样,我就去好好操办操办。”黄淑敏马上说道,“就选定最常办升学宴的那家酒店,您看如何?”

“不错,就这样办。”乔老夫人点头。

黄淑敏马上起身去办事。

乔老夫人将乔洁柔落在身边,语重心长地说道:“这次栋梁上学的事情,也不全怪你。你肚子里还有孩子,多的就不要想了,好好养胎安胎最要紧。”

“我知道了,奶奶。”

“对了,医生怎么说?孩子目前情况怎么样了?”

乔洁柔有些心虚,双手紧握了一下:“都挺好的。”

“你啊,多放心心思在孩子身上。你爷爷也好,你公公婆婆还有林恒,都在盼着这个孩子出生呢。”

乔老夫人的话,让乔洁柔压力很大。

方方面面都在要求她必须要生下这个孩子,她现在也确实需要一个孩子,来稳定自己在家中的关系。

然而……

……

“升学宴?”乔未央接到乔栋梁的电话,有些意外,“怎么会想着办升学宴?”

“奶奶决定的,说是为了让我安心。”乔栋梁的语气很淡,“姐,他们既然想办,那就办吧,我也正好去调查一些事情。”

“升学宴倒是没什么,不过你要注意她们是不是另有目的。”

“我打听过了,这次是真没有了。”乔栋梁说道,“但是姐,你能来吗?”

他的声音充满了期待。

在整个乔家,除了爷爷,他唯一还能依赖的人就是乔未央了。

乔未央知道他现在的心境,一口答应了:“好,地址给我,我到时候一定来。”

“嗯嗯,我马上发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