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6章 你看,你解脱了!(1 / 2)

吴煦辰冷漠的看着地上的那些人:“如今死的是八人,明日十八人,八十人,待如何?一日未将凶手追捕归案,众位大人且掂量着头上的乌纱帽重不重!”

这件事必须彻查。

众人颤巍巍:“是。”

嘴里说着是,可心下却是另一番想法。万般不情愿的姿态,谁看不出?

顾淮之身子往后一靠:“我知道你们自诩不凡,瞧不上满春院的腌臜。”

哪里是不好查,无非是不上心。

朝廷命官,彻查窑子的事,无疑是放低了身段。

吴煦辰又何尝不知这些人心中所想:“生来为人,便早有了三六九等,女子命薄如纸,若不是被逼无奈,辗转被卖,有几个人愿意去那种地方伺候男人。”

有迂腐之人,愣是缩着脖子道:“满春院就不该存在。多少妻离子散皆因此处起。”

说句不中听的,这楼里死光了才好。免得那些狐媚子四处勾引人。

也不至于他妹妹为此哭瞎了眼,明明孝敬公婆,为夫家生儿育女,还被休弃!含泪而终。

顾淮之像是没有了耐心:“若没有色令智昏之辈将银子双手奉上,寻花问柳,如何会有满春院?”

“皆是我朝子民,她们的命如何不是命了?”

他重重将桌上的茶盏砸了,茶水四溅,茶杯碎成四瓣。‘砰’的一声,所有人心下一紧。

“三日,给你们三日,若查不出来,就不是向我交代了。”

“三日未免急了些。大人可否再宽限几日?”

顾淮之慢悠悠起身,他理了理带有些许褶皱的衣袍,举手投足间的矜贵和优雅是刻到骨子里的。

他微笑:“没听清,再说一次。”

众人:......

你当查案是过家家呢!却到底没人敢反驳。

“臣等定然不敢有半点懈怠。”

顾淮之满意了。

他眯了眯眼,抬步往外走去:“那就静候诸位佳音了。”

吴煦辰:......他就知道,这些迂腐的老东西就该顾淮之来治!没请错人。

刚出刑部大牢,顾淮之脚步一顿,转头不咸不淡看向吴煦辰:“适才那些人中,有三人是太上皇身边的老部下,当年靖王一事,忿忿不平皆朝中请辞离去。如今被周旭请了回来,不说旁的,是最赤胆忠心不过,脾气也拧巴,你若不让这些人心服口服,难以服众。”

其中对满春园,最是深恶痛疾之人,也正是因为罢官,无法给其妹撑腰。因此耿耿于怀至今。

这也算是肺腑之言了,

吴煦辰也清楚。

不过,他有些担忧:“三日,着实紧了,他们刚回临安,根基算不上稳,办案也会困难些许,只怕难以交差。”

顾淮之冷笑:“那是他们的事。”

“三日的时间,不是给他们的,是给你的。其余的,就看你自己本事了。”

吴煦辰一怔,唇上下动了动,眼底却染上笑意:“多谢。”

————

顾淮之随即回了府。

自那场大雨过后,天气明显转凉,墨院静寂万千,偶一阵风过,带动树叶沙沙的想。

他拢了拢眉心,没瞧见小娘子如往常那般温婉的立在门前,静静的等待他走近。

他转身先去了书房。

在外候着的长肃到底因白间一事有了阴影。

“檀云要相看男子了。”

他对着长风幽幽道。

“她要去相看男子了。”长肃脸上没有半点情绪,继续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