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 2)

“你帮我怯除了异种能量,现在没什么问题了,也就是恢复一下气血损伤。”飞星天帝请夜宣和苍蓝圣人坐下,随后泡了一壶茶,她的状态确实恢复了很多。

坐下后,夜宣先是表示了歉意,主要还是因为牵扯到了夜天书,目前还没有解救方案。

“夜宣,你别这么说,我们认识的时间不短了,除了夜氏一族自己人,可能就是我与你接触的最多,你是什么人我清楚,关于天书的事情,你尽力做就好,什么结果我都能接受。”飞星天帝对着夜宣说道。

夜宣点了点头,“我会尽力,如果这件事办不好,我与族人都无法交代,也只能是自我领罚。”

“皇主,这件事没有人会怪你,这是我们夜氏一族的坚守。当年我父亲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跟天青老匹夫硬战;今天面对域外邪修的胁迫,我们自然也不会妥协。皇主,族人都支持你的决定。”夜天鸾进入了飞星天帝大帐。

“天鸾来了,坐!”飞星天帝请夜天鸾坐下了。

“嫂子,你不要怪我们,有些事情是无奈的,好在现在可以确定,那紫真邪圣不敢乱来。”坐下之后,夜天鸾对着飞星天帝说道。

看着夜天鸾,飞星天帝摇了摇头,“天鸾你不用解释这些,我都明白的,也不怪任何人。另外我们长远的想一下,如果你们做出了不该妥协的妥协,即便将天书换回来了,他一辈子也不会快乐,会活在愧疚中,那也不是他想要的。他干干净净的,不该有一些负累压在他身上,那不还不如杀了他。”

“嫂子的意思,天鸾知道了。”夜天鸾点了点头。

随后夜宣、苍蓝圣人和夜天鸾离开了飞星天帝的帐篷。

走了几步后,夜宣停下了,“姑祖,跟紫真邪圣谈判的时候,态度可以强硬,但不能过火,我们的目的是要换回天书长老,除了原则上的东西不能妥协之外,其他的可以退让。”

“好!”夜天鸾回答了一个字,她自然想换回自己的兄长。

对着苍蓝圣人和夜天鸾点点头,夜宣回到了自己的大帐内,汲取了龙王精血,然后又开始了修炼。

苍蓝圣人和夜天鸾,两人一边散步一边交流,主要是设想跟紫真邪圣的谈判。

安静的日子过去了一个月,这天紫真邪圣出现了,出现在永恒星河上空,她的脸色恢复了一些,一个月的时间,让她恢

复了一些战斗分身陨落,带给灵魂的创伤。

“夜宣,你个狗东西,给本座滚出来。”站在永恒星河上空的通道内,紫真邪圣开口娇吼了一声。

“时隔一个月,你觉得自己又行了?你有什么资格跟我家皇主大呼小叫的。”夜天鸾出现了。

“贱东西!怎么哪里都有你,你滚一边去,本座要见夜宣那狗东西。”紫真邪圣不想理会夜天鸾,在她眼里,能跟她对话的只有夜宣,夜天鸾还不配。

“你不接生死战,就滚远点,懒得理你,真拿自己当回事儿了。”夜宣的声音从大帐内传出来,他不想跟紫真邪圣废话了,谈判的事情,夜天鸾会处理好,不需要他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