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被绑票的张楚岚(1 / 2)

与此同时,徐三的车上……

王一正说道:“三哥,没开玩笑吧……”

徐三骤然踩下刹车,急停的车辆瞬间在地上摩擦出道道印记。

“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

王一正试探着问:“那……”

“现在不行有事要办,办完事,有的是时间收拾他!”

“真的?”

“一言既出!”

“驷马难追!”

“到时候……”

“替天行道!”

“为民除害!”

两个男人的手紧握在一起。

“好兄弟!”✘2

原本一边看着地图的冯宝宝开口了:“徐三,张楚岚好像到郊外去了……”

“嗯?”✘2

徐三和王一正一起趴在手机地图看着……

“啧~”王一正思索着说道:“三哥啊,有点不太对劲儿啊……”

徐三看了眼地图,说道:“那不对劲?”

“你看张楚岚的路线,那天我从公司离开之后,我去过这里,这里是著名的小吃街,也是那些男女口中的约会必去之地。不远处,就是旅馆街,这两条街被合称为约pao圣地。”

王一正停顿了一下,继续讲:“张楚岚在小吃街停留了不短的时间,应该是在和什么人吃饭,如果是女性,应该就是在约会,而他们又去了旅馆街,则恰恰证实了我的猜想,可为什么张楚岚只停留了不到五分钟,就往郊外去了呢?”

“说不定是人家年轻爱玩,想要打打野pao呢……”

“不可能!”王一正肯定的说。

“为什么?”

“打野这这种事,我可是听说过的,往旅馆街前面走走就有片小树林,再说了大晚上的去什么郊外?明显有问题。”

徐三笑了笑,低头推了推眼睛,然后靠在驾驶位上,活动了一下。

“你觉得,张楚岚到底怎样了?”

“应该是被绑架了吧,或者是……这一切都在三哥你的预料之中,你想利用张楚岚引什么人出来。对吗?三哥……”

徐三偏头向后看去,却只看到王一正一脸玩味的表情。

“唉,你才十九岁呀,要不要这么精啊,感觉自己都老了,年轻人不好骗啊……”

“一个有可能是八奇技之一的传承者的人,张楚岚!能让三哥你下这么大本钱的,恐怕不是什么小人物啊。”

“确实不是什么小人物,这些人你也不陌生,他们就是异人界最大的毒瘤——全性!”

王一正无奈的摇了摇头:“三哥你是打算把我也一起卷进来啊,还这么突然,就不能提前打声招呼?”

徐三重新启动车辆,打火,踩离合,挂挡。

“本来打算一会儿和你说的,没有想到他们会这么快动手,正啊,看来今天晚上要带你去执行真正的秘密任务喽。”

…………

柳妍妍看着已经昏迷的张楚岚不由露出一抹微笑。

“张楚岚,你可不要怪我,我也是受人之托啊,而且,你应该很快就能见到他咯……”

接着,柳妍妍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说了几句,就让僵尸带着绑好的张楚岚上了一辆面包车。

夜色幽暗,阴沉冷冽。

郊区的废弃大楼之中,冷冽的夜风与大楼废弃的异味扑面而来,让一些爱干净的女孩有些受不了,但对于柳妍妍而言不怎么在意。

因为,今天晚上她只要将张楚岚交给全性的负责人她就可以加入全性了,而加入全性她就可以随心所欲的生活,不惧怕一切。

张楚岚被她随手扔在一边,期待的看着对面的大楼。

“只要过了今晚,我就是全性中的一份子了,谁也不能再束缚我的生活。”柳妍妍一边在心中想道,一边幻想着无拘无束的生活。

过了一会儿,从对面的废弃大楼之中走出了两个人。

一个西瓜头,淡青色T恤,脸上挂着怪异笑容的少年。

一个粉色长发,宽松T恤,热裤,身材好的让柳妍妍都有些火大,而且浑身散发着一种诡异诱惑的迷离气场的女人。

全性吕良,一个可以操控灵魂,提取记忆的阴毒少年,而他另一种身份却是十佬之一,吕慈的逆孙,曾经杀害自己妹妹的人。

旁边的女人虽然没有他那么显赫的家室,但实力却远在他之上。

全性四张狂之一,代表色的刮骨刀夏禾,对于男人而言几乎是无敌的存在。

哪怕是天师传人张灵玉,就倒在她的手上,有过一段露水姻缘。

“刮骨刀夏禾,明魂术吕良……

徐三……

真的用张楚岚钓出了两条大鱼!

……

柳妍妍示意的看了眼张楚岚,对着吕良和夏禾问道:“怎么样,我把张楚岚带过来了,这次我可以加入你们了吧?”

“了不起,了不起。”

吕良鼓掌笑着说道:“优秀的赶尸人小姐,恭喜你,从现在起,你就是我们全性中的一员了。”

“呃……就这样……”

柳妍妍愣住了,有些不敢相信加入全性会如此的简单。

“不用什么仪式之类的,我就加入了?咱们没有什么标志之类的或者纹身,这也太儿戏了吧。”

“不用不用。”吕良连连摆手,笑着解释说道:“那个太麻烦了。”

“真的?”柳妍妍还是有点无法相信,有些怀疑的问了一句:“真的没骗我?”

“你还要确认多少次啊。”吕良捂着脸颇有些无奈的说道。

“这也太没有真实感了吧。”

柳妍妍一脸的懵逼,心里实在是无法接受加入全性的过程如此简单。

没有所谓的立誓铭志,也没有所谓的纹身标记,就连个简单的仪式都没有……

这全性……

是不是有些太随意了?

“你啊,口口声声说要加入全性,你到底了解全性多少?”吕良问道。

“听说全性的人可以毫无限制的使用自己的能力,做事随心所欲没有规则,总之,很酷很有个性就是了。”柳妍妍根据自己听到的传闻与理解说道。

“呃,你这么说也没错,我们全性呢,基本上是没有规则的,只要你自称是全性的人就可以了。”

吕良推了推眼镜,白光一闪,露出邪异的微笑,活像只偷了鸡的狐狸。

他自己都没想到,只是随便的耍耍这赶尸人小姐,会得到张楚岚这条大鱼。

“外界,也会承认呢。”

“哈――――?”

柳妍妍一愣,感觉自己似乎好像大概也许?做了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

加入全性的方式就是这么简单?

也根本没有什么复杂的要求,看这情形似乎只是吕良无聊,顺手耍了柳妍妍。

“那你之前还让我做那么多事!”

“哈哈哈哈哈......”

“混蛋,你耍我!”

“好啦,好啦,这些小事情就别放在心上了,从现在开始,我们是一伙的了......”

看着一动不动的张楚岚,吕良问起柳妍妍:“张楚岚怎么不动了?你不会把他整死了吧,我要的是活的啊?”

“放心吧,真不知道你们要他这么个玩意儿干什么,看着挺强的,结果就让僵尸吓了吓他,就晕到现在。”

吕良还在和柳妍妍说话的时候,“刮骨刀”夏禾已经扯掉了张楚岚口中的填充物,将自己整个人压在了张楚岚身上。

“你们都说错了哦。你看人家这不是清醒过来了吗?”

夏禾顿了顿,又贴近张楚岚几分,附在张楚岚耳边,用那特有的魅惑声线轻轻说道:“还是说,你一直都在装晕,想要寻找机会逃跑呢……”

夏禾在张楚岚耳边轻吐一口气。

“小弟弟~你不乖哦~”

“放开我!”

装晕被识破,无法动弹的张楚岚吼道。

“小弟弟~别害怕呀,嗯~这种气息~啊~真是太棒了!果然是那位老前辈的后代。”

夏禾将张楚岚的下巴微微抬起,仔细的端详着。

她在张楚岚的身上感受到了与张锡林类似的至刚至阳之气。

夏禾纤长的手下移,不停的在张楚岚的身上游走着。

“你......你......想干什么?”

张楚岚咬紧牙关不断的挣扎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