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一人之下的尾声(1 / 2)

复德道长四周看了一眼,问道:“荣山!师爷呢?”

“不知道!刚刚还在哪里打呢,转眼没人了!”

师爷去哪儿了?

这情况让我怎么办?

“天师府不会又要玩赖吧!”

“就是就是!都让人家一对二了,现在赢了还不认?”

“天师府学张楚岚不要碧莲!”

“不公平!光明正大的玩黑幕!这两个都倒下了还不认!干脆直接发金牌算了!”

……

复德急得满脸通红,急次火燎道:“荣山,小羽子!赶紧叫师爷回来,这你叫我怎么判?”

荣山一脸为难:“你自己看着办,该怎么判怎么判。”

“你大爷的!荣山!”复德道长情急之下竟然爆了粗口,“你说的倒轻巧,师爷吩咐过我,不要乱判,我要是敢下定论,师爷能抽死我!”

“那个荣山道长,我看你不用找了。”

王一正往旁边一指道:“老天师在这儿呢……”

众人向王一正指向方向看去,元獬正拖着老天师的裤腿撒着欢地朝场中央跑来……

“师爷啊!”

……

天师府的人全数跑下来,一部分人照看起张灵玉和张楚岚,一部分人一阵手忙脚乱的查看起老天师的状况。

老天师现在的形象委实惨了点……

外衣几乎成布条装了,脸上几个清晰的梅花印,正是老天师失去意识的原因,被一路从场外拖带过来,浑身泥水……

不过还好老天师呼吸还算平稳,无性命之忧……

“晋中师爷,师爷他……”

“死了?!”

“额……没有……”

田晋中听完之后松了口气,转头向一脸震惊的王一正问道:“这小家伙是你养的?”

“是。”

王一正抱起正在邀功的元獬,回应。

“唉~”田晋中叹气道:“我早就和师兄说过,这小玩意儿不一般,师兄偏不信……”

“师兄先是对你动了手脚,转头又在这小家伙身上吃了亏,也算是一报还一报了……”

田晋中吩咐荣山叫醒老天师,谁知道陆瑾也来凑热闹,扒开天师府一众门人来到老天师跟前。

紧接着一边喊:“老张快醒醒!”一边大嘴巴子抽得贼欢。

把周围的人看得一愣一愣的。

“田师爷……陆老前辈是不是过分了点……”

田晋中冷哼一声:“过分?我看还打轻了!天师府的颜面都让他丢尽了!活该!”

最终老天师还是醒了,知道了陆瑾叫醒自己的方法后,老天师很是“感激”,两个人如同老小孩子一般在地上扭打了一阵之后,老天师得知了结果,虽然不情愿,但还亲自公布了王一正的胜利。

王一正随后被淹没在风家姐弟和一众异人拥簇和欢呼下。

终于赢了……

但是罗天大醮真正结束时间老天师放在了明天……

不是老天师想赖账,而是王一正,张灵玉,张楚岚三人都伤的颇重,老天师选择让他们先缓缓,明天才会举行颁奖典礼……

……

老天师一点一点的恢复着张灵玉,和张楚岚身上的伤,二人感受到一股暖流在自己体内流动,慢慢睁开眼看向暖流来源……

“师傅。(师爷)”

“师傅,对不起,我输了……没能保住天师府的颜面……”

张灵玉沮丧的躺在床上。

……

于此同时,罗天大醮散场后,陆玲珑和枳槿花在一处更衣室内换着衣服。

“花儿,王一正今天太帅了,一对二,张楚岚和灵玉真人都没能胜过他,太猛了!”

“是挺猛的,不过可惜啊,大家一开始都陆续准备下山了,再加上下雨,胖子也没开盘,要不然压他还能赚一笔,我还想换辆新车呢……”

“唉~”陆玲珑突然唉声叹气。

枳瑾花趴在更衣室的隔断上,问:“怎么了?”

“你说我太爷是不是多虑了,从一开始咱们就守备这里,可现在大会都快结束了,除了逮到个胡杰,全性的人一个影子都没见到。不会他们是看山上这么多高手,不敢来了吧。”

“谁知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小心点守着吧……”

……

“沈哥……罗天大醮就快结束了……我们什么时候动手?”

“等!”

“等?罗天大醮拖得时间太长了,下面很多人都不耐烦了……”

“不耐烦也要等!记住!告诉他们!老天师会给优胜者传下天师度,老天师不传度,我们不动手!”

“知道了,沈哥!”

……

第二天,终于到了本届罗天大醮的颁奖典礼,首先我们有请本届的冠军,王一正上台!

王一正来到了场地中间,看台上的人可不像原著里张楚岚领奖时寥寥无几。

陆瑾出现在王一正的面前,十佬到场的几人,除了王蔼昨天见识了王一正的实力之后,连夜带着自己的龟孙跑路了,其余的几个也都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