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事情不断(1 / 2)

睁开眼睛,冯宝宝和风莎燕已经醒过来,可九叔还没醒……

王一正的识海某处,九叔正浏览着他的部分记忆,脸色显得有些难看……

“龙虎山……”

不一会,看着九叔醒过来,众人才松了口气。

“总算没事了,师父,你可吓死我们了!”

“师父,你没事太好了……”

九叔平安,众人又问起王一正的情况。

王一正身边围着四位师兄弟嘘寒问暖,心里感动不已,看见有些疲惫的九叔,愧疚之意不断涌出……

“师父,弟子不争气,让您费心费力……”

“勿需如此,阿正,你很让师父骄傲。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惊蛰真人了,我准备昭告各位师兄弟,一起为你好好庆祝一番!”

“师弟惊蛰了?”肥宝和小海一喜。

“什么是惊蛰啊?”秋生文才两个憨批皆是一脸迷茫。

“惊蛰就是……”

一边的肥宝开始给秋生和文才科普着什么是“惊蛰”,这边九叔想起什么来。

“阿正,对了,这几天你一定要好好休息,恐怕接下来一段时间我们有的忙了……”

一边正要安慰风莎燕的王一正和没心没肺又开始追逐着元獬的冯宝宝一起转过头。

“师父,还有什么事吗?”

“有个鬼从封鬼库跑出去了。”

“还有鬼能从封鬼库跑掉?师父,到底怎么回事?”

“唉。”九叔无奈地叹气道:“一言难尽啊,在你回来之前出的事,不过这个鬼你很熟悉,可能会回来找你。”

“我很熟悉?会来找我?”

王一正满头问号,难道是红姐?不对不对,红姐跑什么,董小玉?

王一正偏头又看见了不远处房间里正对着秋生抛媚眼的董小玉,不用说也不是这个,再说她俩也不在封鬼库住……

那能是哪位?

封鬼库里的几乎全是师父抓来的鬼,自己也就在一边打过下手,仅有少数几个是自己抓的,还都很弱,能跑出去都算他们走狗屎运,还敢回来找他?

看着苦苦思索的王一正,九叔提醒道:“就是你老吐槽的那个……”

“不会是她吧…师父…”

“就是啊!”

“啊~!!!”

王一正算是想起那个鬼是谁了……

常薇……

曾经十里八乡最有名的常氏武馆馆主的女儿。

外表文静甜美,性格却极其暴烈……

大婚之日,因不满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一夜之间竟然屠尽婆家戚家一十三口……

连看门的那条狗旺财都都没放过……

此案一出,震惊数镇,可常薇却凭依着相貌之利,装着可怜抹着眼泪谎称是有贼人杀人越货……

还说自己虽然生在武馆,却丝毫不会武功只是躲在床下逃过一劫……

其实,常薇习武天赋之高达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拳脚招式看什么会什么,更重要的是她…

天生神力!就离谱……

她会不会武功,就连她的父母都不晓得……

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偏偏有个和戚家某位少奶奶有私通的小白脸活了下来,目睹了全过程。

县公所的公堂之上,常薇见事情败露,竟然夺了捕快手中钢刀连斩数人,硬生生的杀将出去!

最后县老爷直接调来了一只火枪队,把常薇逼到了戚家大宅,最后在戚家大宅的大堂里乱枪将其击毙……

世间很多事都不公平,就比如说有些人生前资质超群,死后也天赋异禀,常薇就是这种人,她做鬼的天赋比小红和董小玉加起来都强,短短几年的功夫就化成厉鬼,境界直逼鬼王,为害一方。

被她害过的人大多面色扭曲,死状极惨……

九叔和王一正去抓她的时候是在文才拜师不久后,九叔差点没打赢她,而她也算间接栽在王一正手里……

过程有点狗血……

王一正一脸无奈,“师父,怎么会是常薇啊…”

“看来你真记得她啊……”

“怎么会不记得,师父你一直都很稳,说到捉鬼,常薇那次好像是我第一次看见师父你吃亏…

捉她之前我遇见她的时候,她还很风骚的叫我过去喝糖水呢……”

王一正脸色相当微妙,当他了解常薇的过往之后,总觉得这个女鬼槽点很多……

“还有阿正。”九叔在大堂里坐下说道:“凝霜要从你师姑蔗姑那里回来住两天。”

“什么!!!”×5

王一正,肥宝,小海,文才,秋生是五人皆是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

风莎燕被几人突如其来的大吼下了一跳。

“吓死我了!你们怎么这么大的反应?凝霜是谁?”

“凝霜啊……”

肥宝小海神情微妙的盯着王一正。

秋生文才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王一正摇头苦笑。

“凝霜啊…师父的养女…拜了师父的师妹,也就是我师姑蔗姑为师……”

秋生不停地颤抖,哆哆嗦嗦道:“她不是因为路远…一年都回不了一次吗…怎么突然要…”

肥宝感慨万千道:“说起来,她应该算是三师弟的青梅竹马……”

青梅竹马……

风莎燕闻言眼神变得无比危险……

王一正啊王一正……

你真不愧是穿越者啊……

这感情生活挺丰富啊……

“唉…看来又要倒霉了……”

看着众人长吁短叹,风莎燕暂时收回那危险的眼神,疑惑道:“你们老叹什么气啊。”

“莎燕,你是不了解凝霜啊……”

“怎么?你师父的女儿凝霜有那么可怕吗?”

“你觉得文才和秋生和我关系怎样?”

风莎燕疑惑回应王一正:“感觉和你挺亲的,感觉他们和你弟弟一样。”

“弟弟?”

王一正苦笑着说:“这俩儿货师父是放养的,他们的本事算是我教的……

平时我教他们,他们敢走神儿溜号,我都拿大嘴巴子往上抽!结果呢?

他们怕凝霜不怕我……”

“啊?怎么会这样?”

“凝霜从小就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熊孩子,特别爱作弄人,而且是把人往死里作。

师父可能是受不了,就把她送到我师姑那里了,每年她都会回来住几天。

这两年没回来,没想到还是躲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