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谁当诱饵?(1 / 2)

夜幕已临,一轮皎洁的明月高高的悬挂在空中。

不一会师徒几人便跟着醒过来的少根筋来到一片巨大的芭蕉林。

跟着在芭蕉林中转了会,一行来到一座木屋前,少根筋道:“这就是我家的木屋!”

九叔拿着罗盘上前推开门,众人还以为他要进去,刚要跟上,就见他突然蹲下,从地上捡起根细红绳来。

九叔顺着红绳朝外找去,发现红绳绑着一对用竹签穿起插地上的红烛,红绳另一头在芭蕉林里。

“看来这林中有棵树成精了,大家不要靠近这些芭蕉树!”打完玄机后,九叔一边将丢入林中的红绳收回来,一边提醒道。

“啊!”靠着棵芭蕉树的文才惊叫一声,一蹦三尺远,落地后脚底一滑,一屁股摔到地上。

王一正捂脸,好丢人!

要知道文才可是他教出来的……

这他喵的摔的不是文才的屁股!是把他的脸……

呸呸呸……

什么鬼!净瞎想!

王一正一把把文才薅起来,呵斥道:

“我们这么多人!那树就算成了精,这时候也不敢出来造次!道家弟子吓成这样成何体统!”

九叔赞许的看了王一正一眼,也对文才喝道:

“树木成精,本体不能移动,只能树灵出窍,树灵和鬼差不多,这片林子虽大但没多少年。

我看这芭蕉精没有太大的道行,我们这么多人在她根本不敢出来作祟。

你师兄说的对,师父师兄都在这儿,你怕什么!”

“对啊,胆小鬼……”

秋生也在一边嘲讽打趣着文才,肥宝和小海摇着头看着又拌起嘴来的二人不禁莞尔一笑。

秋生一点都不慌,况且他还抱着能辟邪的桃木剑,那芭蕉精,根本不敢靠近,所以他很镇定。

最最关键的是,师父九叔这尊大神在边上,他怕个毛线!

更何况还有三师兄王一正这位已经惊蛰的“大佬”护身,芭蕉精敢来,就两个字!

找死!

“妈呀!”

文才惊叫一声,一只有些苍白是手抓住他的肩膀,文才当机立断,一把抓住就给手的主人来了个过肩摔,一张黄符捻在手上,一掌拍在其身上,干脆利落。

王一正见状心里好受了点,还是没白教文才那么多,还不算一无是处……

“师兄,是个人啊,看上去很虚弱……”

一边的少根筋看清楚后,忙道:“是我弟弟啊,怎么搞成这样啊,他还有没有得救啊!”

王一正上前查看了一下情况。

“没事,只是阳气损耗严重,要修养一段时间,先扶他回去。”

木屋中,一番查看过后,王一正对那些焦急等待的少根筋道:“只是精阳损耗过多,以后多嗮太阳,吃些补血的药和食物便能养回来,没有性命之忧!”

又起身到窗户看着外面的芭蕉林,一对金瞳的视野中林中泛着一股淡淡的黑色雾气。

惊蛰之后法眼已成,不用施法也能看见阴气鬼怪,这是惊蛰真人最基本的能力。

王一正又拿出自己那块罗盘表看了看,这块表他抽出一点点时间用神机百炼改造了一下,功能已经和指鬼罗盘相差无几。

“师父,这里这么多芭蕉树,阴气又不知为何堆积的厉害,罗盘受到干扰没太大用处,看不出是哪棵芭蕉树成精。

少根筋说了,不止他弟弟一个遭遇到这种情况了,等那个芭蕉精成了气候就麻烦了,我看得把她引出来除了它!”

“师兄,怎么引啊?”文才问道。

“芭蕉精喜欢吸阳气,处男阳气重且精纯,你们谁是处男?”

肥宝和小海,秋生与文才一起将目光落到九叔身上,意思不言而喻……

九叔是个老处男,偶尔做法用到童子尿,前些阵子马贼来袭,秋生、文才放不出,九叔还……

九叔面色无比难看,王一正见状忙道:“当然不能让师父去,不然成什么样子!先说好!我和莎燕同居。”

肥宝也手一推连忙道:“唉,师弟你也看到你嫂子了,我儿子都能喊你叔叔了,天地可鉴,我不行的。”

众人眼光又落到小海身上,小海眼神躲闪道:“我和宝哥在大奥都是混迹上流社会,你知道的,上流社会诱惑太多,宝哥又是有家室的人,为了宝哥的清白所以我也只能独自承受了……”

秋生倒也直接,说道:“我和董小玉的事,还有不知道的吗?”

最后,大家都目光落在了文才身上。

文才也支支吾吾道:“师兄…我不是故意失身的…”

噗……

众人傻眼了。

什么?文才也…

不是…

处男了?!!

太离谱了!

怎么会……

有人看的上他吗?

虽然这小子这几年算是长开了点,但也普普通通啊……

“师兄,我坦白,你不要打我好不好……”

“说!”

王一正一声大吼,文才一颤,如同倒豆子一般把前因后果交代了个明明白白。

很简单,怡红院。

钱是哪来的?

贩售机。

这玩意儿原本就放在义庄里,后来搬到新建的林府里,王一正当初给义庄每个人都开了使用权限,九叔用的就不少,红妈有时候懒得出去买菜,还用贩售机采购呢。

更不用说这两个憨憨,文才也偷偷地利用贩售机攒了一笔钱,又偷偷去了一趟怡红院满足了一下自己的好奇心。

结果第一天去就一见钟情看上了怡红院的卖艺唱曲的姑娘,给人家赎了身。

还买了一个院落来安置人家,不久后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文才就迷迷糊糊失去了自己的第一次……

“师兄,我和小月……”

啪!

王一正一巴掌抽翻了文才。

“臭小子!混蛋玩意儿!白教你那么长时间了!礼义廉耻全他么给我忘了!

我教你行端坐正!你给我逛妓院!逛妓院!”

众人连忙拉住王一正,一阵劝:“阿正,现在关键是除芭蕉精,文才的事先放一放……”

文才躲在一边,捂着肿胀的脸,低头不语。

“师父,现在没有处男了,怎么办?”

九叔思虑片刻,郑重道:“阿正,你上!”

“什么?”

王一正大脑空白了半刻,有些手足无措道:“师父,我上?上什么?我不是处男啊……”

“阿正,你体质其实很特殊的,你知道吗?”

我?体质?特殊?

王一正一头雾水,搞不清楚情况。

“小红对你有意思还能说是日久生情,但常薇那次她明显就是看上你了,就足以说明问题。

阿正,你对于鬼来讲很有吸引力!尤其是女鬼!”

“别逗了师父!”

王一正闻言反应很大。

“上次常薇还想用糖水毒死我啊师父,那碗糖水毒的要命,稠的和芝麻糊一样,她喜欢我?”

九叔满是促狭之色说道:“不一样啊,阿正。

常薇成鬼之后,手段残忍,所有被她害过的人皆是全身骨骼多处断裂,重伤而死,无比痛苦。

唯独你……

她想害你的时候给了你一碗糖水……”

“不是师父,就这样也不能说……”

“哎~”

九叔装模做样的叹气道:“徒弟长大了,不相信师父的话了,修为比师父高了,也不听话了……”

王一正看着九叔头都大了一圈,忙道:“行行,师父,我当诱饵还不行吗,您就把神通收收吧你……”

……

“阿正你要把自己披红戴绿伴成新郎,

躺床上,那个芭蕉精自然会被引来,接下来,就不用我教你了吧?”

“知道了师父,不过师父披红就可以了,带绿就不必了吧。”

“也可以,也没那么严格。”

王一正腰上缠着一条大红布做腰带,往屋外芭蕉林里丢红线,插龙凤烛 ,回屋之后又往脚上系红线。

一边的肥宝开口道:“师弟,我看弟妹的醋劲儿有些大,她要是知道你来引芭蕉精,回去肯定要和你闹……”

“莎燕不会的,这就是棵树而已,她吃哪门子的醋。”

“我看未必哦。”

肥宝挤眉弄眼的示意王一正向旁边看去,王一正一转头看见门边上依着的风莎燕……

“你怎么来了?”

风莎燕幽幽道:“芭蕉精哦~我记得好像挺漂亮的……”

“那就是颗树好吧!木桩子的醋你也吃?还有不是让你在家守着红妈吗?红妈不是没人照看吗?”

“红妈那边还有冯宝宝呢……”

“那个叫我?”冯宝宝从不远处的窗口探出头……

王一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