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援军杀到(1 / 2)

街道上,约摸五十多岁,梳着油光的大背头,八字胡的王降龙提着一小包行李四处张望,行人路过时纷纷回头看向他身后。

王降龙转身看着身披着红色袈裟的僧人面带微笑道:

“和尚,这次我来港岛看小虎和小龙,倒是麻烦你大老远陪我走这一趟。”

“阿弥陀佛,降龙施主不必客气。”

梦遗大师高宣佛号,双脚一动不动,用飘的方式到了王降龙身边。

飘,真的是飘,人未动,大地却将人送了过来。

梦遗又道:“此次前来,我也想稍带来看看少林寺的几位弟子,他们的师父是我的一位师兄,可怜我那师兄走的早,这么多年过去……也不知他几位徒弟过得如何……”

梦遗眼里闪过了一抹追忆之色,仿佛回到了承载着他儿时记忆的少林总寺……而曾经熟悉的人已然离开人世。

王降龙叹了口气,摇头和梦遗一同并肩走在路上。

“唉,别总想以前那些不开心的呀!和尚……”

刚想安慰一下梦遗,王降龙却突然感受到了密布的混乱气息。

街道已经乱成了一团,女人的哭声和孩子的尖叫声不时从四周响起,化作沉重的压力,压在人心里让人喘不过气来。

本来身处市中心,又在商业道上,但两人看到街上的景象,皆是瞠目结舌。

此时街面上随处可见打翻的货摊和被遗弃的私人物品,人们却已经无暇顾及这些身外之物了,只顾着朝外逃去。

忽然天地间一阵白光闪过,巨大的冲击力袭来,还在路上奔跑的人都齐齐发出一声闷哼,整个身体猛地向前扑倒,跌倒在地上狼狈不堪。

路人们更加惊慌惶恐,场面愈加混乱。

二人皆是真气境高手,在庞大的冲击下屹立不动。

冲击过后,梦遗大师面色严肃道:“降龙施主,如果不出意外前面应该是出意外了……”

“那还用说?!这种波动绝对有高手在闹市用绝世武学!过去看看!”

……

用出如来神掌第一式之后,火云邪神神色又癫狂了几分。

“人呢?!死了没?!没死过来再和我打!不过瘾!不过瘾呐!!!”

火云邪神的体内先天真气在刚才攻击中消耗,又在自动运转中高速恢复。

双掌各自爆发金光,两只闪烁的金光的手掌合十,霎时间爆发金色的光芒大涨,天上云朵都仿若被染成了金色。

“如来神掌第二式-金顶佛灯”

一个硕大的金色圆球在火云邪神周身闪烁着。

火焰般的金光波动朝着刚才王一正被击飞的方向疾驰而出,划过之处,就连云朵似乎也开始灼烧。

“给我出来!!”

空中的气流有着明显可见的灼烧与波动。

如来神掌第二式!

金顶佛灯!

嗤嗤嗤!——

沿途的一切遇上那如同金刚火焰一般的波动后,就像积雪遇上朝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于无形。

所幸有王一正拖延,现在道路上已经没有人了,佳敏也在王一正所砸出的坑洞中逃过一劫。

隔壁的街道上,和王小虎偶遇的石黑龙正在帮忙发龙虎门武馆的招生广告。

王降龙,王伏虎创立的龙虎门,据说巅峰时期,每年来龙虎门学习功夫的高官子弟,警察学生络绎不绝,名气超过港岛的所有拳馆门派,当年俨然成为港岛的一面正义旗帜,为世人称颂。

只是时过境迁,自从王降龙把龙虎门迁到大陆,在信息大时代的轰炸下,曾经在港岛活跃的龙虎门逐渐被港岛人所遗忘。

王小虎要回来重开龙虎门就一切都要重新开始了。

如来神掌的声势浩大,处于隔壁街道的二人也感受到了,二人对视一眼,一齐朝王一正所在的街道奔去。

……

坑洞中,佳敏摸索出电话,拨通。

还在别墅里补番的服部裕行起电话。

“摩西,摩西,我是服部裕行,什么事?”

“裕行!快来商业街!出事了!”

“纳尼?!”

……

“出来!”

火云邪神又出一掌之后,见不到王一正,又在街上胡乱破坏起来,并且逐渐迫近佳敏和王一正所在的坑洞。

佳敏尽量压低自己的身体,同时担忧的看着情况愈来愈差的王一正。

王一正口中时不时咯出一口鲜血,意识也开始模糊……

眼见火云邪神已经迫近,王降龙和梦遗赶到。

见到大肆破坏的火云邪神,王降龙直接使出降龙腿第十七式毒独钻。

他运起所有内力,双腿一曲,身子炮弹般纵出,一下便跨过六米,然后双腿一并,腰部一扭,身子顿时空中飞旋起来。

腿未至,凌厉的气劲先来,好似无数飞刀齐齐绞杀切割,令人有种进入刀林,周围尽是锋芒的感觉。

毒独钻,与拳皇中安迪的必杀技相似,借用雄厚的腿劲加上急速旋转飞踢的力道,全数聚于脚尖一点,集中破坏力无坚不催,专破强横的护体神功。

这是王小虎的拿手腿法,身为他的师傅,王降龙自然也是会的。

“天下功夫唯快不破,你速度太慢了”

火云邪神神色正常一瞬,身如渊渟岳峙,手掌电光般探出,先一步抓王降龙的腿腕,手臂一抖一甩。

王降龙只觉得浑身的骨骼都差点抖错位,再被一甩,整个人横飞出去。

立时感觉自己全身筋骨不受控制,使不上半点力气,甚至连话也说不出来一句,眼中景物飞转,待能看清时,已然在地上滚了几圈,好不狼狈。

好强!

自己竟然连他一招都接不下!

王降龙心中顿生挫败。

但还是立马翻身起来,脚下一勾一提,将身边散落的装修门脸用的厚实钢管拿在手里。

两手一转一抬,两米多将近三米的钢管中心为轴,划过一个大圆,顺势一摆直朝火云邪神。

虽说在心里承认打不过人家,但无论如何也不能怯战,失了龙虎门的颜面。

“和尚!那两个年轻人怎么样了?”

梦遗查看了一下王一正的情况,面色凝重。

“女施主没什么大碍,这位男施主情况不容乐观,现在已经命悬一线了!”王降龙挡在火云邪神面前,头也不回道:“和尚!我挡住这个人,找机会,带他们先走!”

梦遗没有回话,他晓得,眼前这个大肆破坏的家伙,就算是他和自己这位老友联手恐怕也不是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