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组团打boss(1 / 2)

就在武林接到委托的第二天,他就和严真亲自带领的特异功能团一起出发了。

因为特异功能协会的总部在另一个城市,武林平时也只是听说过,但也没有机会能够见到严真这个级别的特异功能大师。

此次有幸相遇,武林一路上和严真相谈甚欢,严真也对这个颇有侠气的年轻人很有好感。

听着老式的舒缓音乐,武林坐在高铁的座位上,和严真商议对战火云邪神的行动方案。

武林毫不犹豫的揽下了打头阵的任务,自从突破真气境之后,他自问现在的层次绝对在这个世界中属于顶尖水平。

虽然铁腿门传承下的仅有两门武学,但也是上乘武学,自己已经修炼到所有招式已经完完全全的记在了自己的骨子里,再有几位高手从旁辅助,绝无落败的可能!

而有着如此的底气,武林觉得自己做起事情来似乎也不必顾及那么多。

又将商议好的计划和严真大师过了一遍之后,武林才安心闭目养神……

不一会儿……高铁停下,上来一名留着八字胡,身形较瘦的西装汉子。

他浓眉细眼,脸形枯瘦,嘴大似蛤,神色阴冷,长相可憎,活脱脱的反派之貌,即便是什么都不干,吊儿郎当的往哪一站,也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的邪气。

不凑巧的是,特异功能团的一个团员和他起了冲突……

严真主动站出来,想要平息此事。

“大家都是气功师,但是同志的工夫好像特别的霸道,不像是特异功能中人。”

“你是谁?”

“我叫严真!”

说完,严真就伸出了自己的手。

“在下天残!”

天残说罢也握住了严真的手掌。

高手相遇,自然少不了一番较量。

嘭!!

两人的双掌相握,只听一团闷响,接着便是一大团冲击气流从两人的身边四散了开来。

无形的真气在两人的手心碰撞,庞大的气流瞬间将两人身上的衣服撑了起来,在两位高手的真气碰撞之下,任何人在二人周身三尺之处都无法站立。

“老头!你看起来似乎很吃力的样子!”

天残手上的青筋微微跳动,但是却犹有余力可以开口说话。

“果然是江山代有人才出,年轻人,这种程度就想赢我,可是不够的啊!”在听到了天残的讽刺之后,严真也咬牙切齿地开口回答道。

但很明显可以看出来,严真现在只是为了挽留自己的颜面而在强撑着,手掌之上的大筋不断的跳动,身上已经大汗淋漓,从面部表情来看也是略显狰狞,显然已经用上了十二分的力道。

而另一边,天残已经彻底的稳住了局面,这一场暗中的较力,已经完全落入了天残的节奏之中。

随着自己手上的力量越来越大,严真那头整齐的斑白色头发都被肆虐的真气所吹散,而天残也已经正式的压制住了严真。

当风压一面倒之后,严真猛的松开了自己的手掌,略微颤抖地将这只手背在了身后,瘫坐在一边的座位上……

“老家伙有一套嘛……”天残也将手掌背在了背后,也在一边的座位上坐下……

不远处,乘警想要过来阻止,但立马被特异功能团的人拦住。

真气境的战斗,可不是普通人能掺和的……

“我们的内功平分秋色。可是我还有一招!百年功力的天残脚!!”

“那我来领教你的高招!”

武林看不下去了,刚才二人比功力的时候他不方便插手,但他如何看不出来严真落了下风?

严真现在功力耗尽,连站都站不起来了,还怎么和这个天残打?

但就在他起身的一刹那,严真一把拉住他,对他摇了摇头,又对天残说道:“我们修道之人以行善为本,不喜欢跟人争强斗狠,你喜欢怎么样,随便你好了……”

“哈哈,好。老家伙,你不敢跟我打,那以后这里就以我为尊了,哈哈哈,而我就是你们的老大。”

“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天残嚣张的姿态,让武林看得目眦欲裂,几欲起身都被严真按住。

“严真大师,让我和他……”

一手死死地按住武林阻拦住他,严真摇头小声劝道:

“武林!绝对不能和他打!这里是高铁!打起来会出大问题的!而且,别忘了你来的目的!”

武林怔住,楞在原地……

严真正色道:“两虎相斗必有一伤!你万一受了伤怎么办?你是有责任在身的!那个疯子要是真的出世,对于国家来讲绝对是个大祸害,必须今早尽早铲除啊!忍一时吧!武林!”

武林面色也严肃起来,他还记得视频上的一幕幕,尽管视频中许多晃动和模糊,但即便如此也表现出那疯子的凶残与疯狂。

这等凶狂之徒恐怕要比眼前这个……

想到后果,武林强忍着怒气,缓缓坐回座位。

……

月色渐淡,日出破晓,自东方升起的暖意使天上的鱼肚白多添了几分生气。

笔架山别墅里,紧接着,冰冷的屋子也开始变的格外温暖……

“骠叔,你说的是不是真的?你不会骗我们吧……”

“是啊,阿正明明都已经……”

“师父真的死而复生了?”

看着到齐的众人,骠叔安慰道:“我没说谎,虽然这件事听上去很离谱,但老板真的复活了!要不是昨晚怕吓着玉兰,最晚上玉兰就能看见他!等等我打个电话,马上通知老板他过来……”

电话接通,骠叔说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等会儿,老板就到了……”

不一会儿……

众人的目光一齐投向缓缓从门外走进来的人……

只见那人被阳光笼罩着……

清风拂面,屋外鸟儿停在树上低声歌唱,似乎是在为来者而庆祝。

而屋内被阳光包围着的众人,也终于露出了久违的微笑……

“我回来了!”

听见声音,有几人的身体微微发抖,泪水夺眶而出,泪水滑落脸上带着温热,但他们的内心也在一点点激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