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休息也不清闲(1 / 2)

“又进医院了啊……”西城勇看着躺在病床上,被一群人照顾着的王一正,略带妒忌的幸灾乐祸道。

紧接着他就享受了周围人无数的白眼……

“所以说……”

佳敏顺手把云萝削好的苹果切好递给王一正,问道:“师父,

那个地方真的是以前的猪笼城寨吗?”

王一正接过苹果思考了一下,说道:“应该不是吧……听说铜锣湾民国时期好像就挺繁华的,猪笼城寨所在地换到现在也应该是比较偏僻的……”

“哎,老板,我倒是查到那片商业街以前是做什么的了……”刚来的骠叔把自己的外套挂好。

“哦?是干嘛的?”

面对众人的疑问,骠叔回答道:“听说民国时期斧头帮横行港岛,到处都是斧头帮的产业,曾经在那里有一家赌场被斧头帮当成总部……”

原来如此!

我说怎么能在哪儿能看见火云邪神空手接子弹呢……

还有……话说……

王一正看向西城勇,虽然这个家伙的火云邪神称号水了点,但以他的易筋经修为,他那点伤现在早就应该痊愈了吧?

“话说,西城勇你应该早好了吧?怎么还没出院?”

“要你管?”

西城勇两只手往脑后一放,一副拽到不行的样子。

“挂吊瓶了……”

护士长带着俩小护士进来打吊瓶了……

下一瞬间,西城勇立马老老实实的躺好,就连身上病服的褶皱,都被他快速的整理了一遍。

???

这表现……有猫腻……

护士长先用药棉在西城勇的手臂上,一圈一圈轻轻地搽动,然后,又用手指轻轻地按两按,说:“别紧张,放松放松,肌肉别蹦那么紧,要不扎不进去。放松些,放松……”

“不是我紧张,是你用的劲儿太小了,来来来,我帮你……”

西城勇紧握着人家护士长的小手,拿那针头往自己手上扎……

王一正也看出来了,西城勇真的不紧张,就算人再紧张也不至于让手背那点皮肉扎不进针头。

唯一的可能就是这货用上真气了……

至于目的……

看这货握着人家护士长的手的猥琐样子,还不明白吗?

这厮是盯上人家了……

不愧是反派!连护士长都不放过!

狼子野心,昭然若示!

再看看王一正身边这两个小护士,含情脉脉不得语的小眼神和小表情……

他知道,自己这是被盯上了……*

娟娟和阿文两个小护士,她俩的那点小心思,在医院已经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等到护士长甩开西城勇带着小护士离开之后,满头冷汗的王一正建议道:

“我伤势其实已经没什么大碍了,要不和刘医生说一声,回去静养吧……”

“没问题啊,老板。”骠叔赞同道:“回家修养也不错,医生也可以请私人的,不过老板,在这之前,我先打个电话给老范,叫他调一队保安来……”

“不用吧,骠叔,我就算是没有痊愈,自保能力还是有的,再说了,裕行也在,黑龙也在,佳敏也有武艺在身,保安就不用了吧。”

谁知,骠叔一脸古怪的说道:“老板,保安不是保护你用的,是帮你挡记者的。”

“挡记者?”

“是啊,你往门外看看就知道了……”

王一正举着吊瓶偷偷摸摸的往门外看了一眼,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

门外整个医院都被记者和狗仔给挤满了,他们扛着摄像机,正在采访医院的医生,护士和病人。

“大爷您好,我们是风行工作室的工作人员,你认识照片上的这个人吗?对,他叫王一正,他是在这家医院住院吗?”

“护士小姐您好,我们是卓眼看视频的工作人员,请问您认识王一正吗?平时和他聊过天没,你觉得他这个人怎么样?”

“陈护士长您好,我们是四处观察的官方工作人员,王一正这人怎么样?”

“王一正在医院的朋友多不多,有没有和他特别亲密的?他有没有女朋友?”

“……”

看见这阵势,王一正也有些头大。

还好他没出去,要不然这阵仗,他他怕是自身难保。

如果被认出来,他恐怕立马就会被人群淹没。

怎么搞的?这么多记者,明星都没这么大的阵仗吧?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记者?医院保安怎么放这么多人进来?”

“老板你应该很清楚,这么多人,医院保安拦不住的,先不提基金会……死而复生,三次大战火云邪神,被夷为平地的繁华商业街,军方城市中心投导弹,老板你肉身抗导弹……

哪一件单独拿出来都可以占头条新闻了。

近些年港岛表面已经太平到猫猫狗狗这些宠物行为怪异一点,都能上新闻的地步了。

同时发生这么多事,这群闻风而动的媒体人就像闻到血腥味的鲨鱼,那个不想啃出点内幕消息,从中牟利?”

“可这也太夸张了吧,不至于把整个医院占满吧,之前怎么没看见过他们……”

骠叔也靠在门边,向外看去:“之前老板你修习如来神掌抗击火云邪神,警方为了让人不打扰你,几个警司联手把这些家伙拦住了,你和火云邪神大战那会儿,有几伙人趁机出来闹得很凶,警方现在都去收拾烂摊子了,眼下这些家伙就都成了脱缰的野狗喽……”

看着外面乱糟糟,闹哄哄的景象,王一正皱眉道:

“我们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了,被围住麻烦不说,这么多人也会影响其他病人的……”

“说的也是,可这么多人……怎么走啊?”

记者狗仔太多了……

搞得走廊里现在基本是三步一哨,五步一岗,比皇宫大内还夸张。挤得一些病人现在想回病房都困难……

这其余病人从走廊走路都困难,更不用说跑路了……

这要怎么脱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