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1 / 2)

空气中飘荡着的微小冰晶粉尘,虽然小,能被看到,但冰晶足以顺着呼吸道进入人的体内。

血鬼术·冻雾……

散布在空气中的冰晶粉尘,是埋伏着的一大杀器。

王一正只能屏住呼吸战斗,上弦二不仅身体素质强大,而且它的血鬼术是操控冰,可以说是攻防兼备,远程战,近身战都是一等一的厉害。

童磨双手前后挥舞手中的金扇,瞬间一大股冰雾朝着其周身蔓延开来,与此同时,周围数十米的空间内,温度瞬间下降。

童磨脚下的已经结上了一层薄冰,若是有任何人闯入,绝对会被瞬间冻僵硬身体,攻击迟缓数秒。

事实上,王一正也在上弦的围攻中也的确是闯入了童磨周身范围内,也几乎是他刚到达的瞬间,冰雾便同步直接出现,眨眼间吞噬了他的身影,对他的行动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紧接着……

“血鬼术·蔓莲华!”

在它的脚下,一层厚厚的冰晶迅速形成,紧接着从中探出数根枝条粗细的冰晶根,而在冰晶根上错落的分布着数朵冰晶莲花,就好似真正的冰莲一样,看上去非常的美观。

数根冰晶迅速呼啸着朝着王一正袭去,瞬间便将其四肢直接缠绕住,接着蔓延上的身体,想要彻底束缚住他。

能够看到,一层薄薄的冰面正快速的覆盖,恐怕用不了多久王一正就会变成一个冰雕。

下一刻,金龙夺大放光芒,冰雾被撕裂,面前的一切瞬间破碎。

紧接着袭来的是黑死牟的月之呼吸·三之型厌忌月·销蚀。

黑死牟挥手,极快斩击而来。

刀刃处产生圆月刃,如同月光一般的美丽。

随后连斩而出,两道新月形刃风斩向王一正,同时在其周围产生许多大小不一的圆月刃。

半天狗的分身喜怒哀乐四人站在一起,瞬间,空气迸发出猛烈的撞击声,地面被飓风掀起大量的灰尘,雷电充斥在其中,不时的有十字枪型的冲击波向四周刺出,地面被声波压出了一个个巨坑……

血鬼术·带斩地狱!

随着堕姬的手慢慢举起四周围绕起来的绸带也慢慢地蠕动起来形成漩涡状。

血鬼术·血狱钵

玉壶用浪花纹的壶向对手泼洒出水,形成水钵困住对手。

其水壁十分柔软又十分坚硬,仅凭一般的日轮刀难以挣脱。与此同时,还能够限制对手的呼吸,令其窒息而亡。

无数的镰刀影子化作血的颜色,不断扩张,以极快的速度朝着王一正斩去,在极远的地方都能闻到这浓郁的血腥味。

妓夫太郎的血鬼术,血溅镰……

“血鬼术·玄冬冰柱”

童磨意念一动,数十道尖锐无比的冰刺便直接出现在王一正的上空,每一道都有成人的手臂粗。

锋利的底端,一看就知道能够轻松刺入人体。

……

如来神掌威力很强,尽管上弦之月的攻势很猛,但也足以让王一正立于不败之地。

打斗的过程中,明明被围攻的是王一正,但是围攻的上弦却仿佛置身于狂暴的海啸一般,能够感受到那狂涌的力量,朝着自己而来。

在这一刻,他们犹如狂风暴雨之中,海面上的一叶扁舟,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被掀翻拍碎一般。

但是他们这叶扁舟,却是在这种凶猛的攻势面前,显得格外的坚韧!

再次被轰飞,遍体鳞伤的猗窝座和黑死牟抬眸看着近在咫尺的王一正,咧嘴一笑。

半天狗最是凄惨,喜怒哀乐四大分身具毁!

只余下一个怯鬼本体,躲得远远的,在一旁瑟瑟发抖。

其他上弦不同程度的受伤。

王一正已经不知道如何形容这些上弦鬼了……

强悍的实力,诡异的血鬼术……

刺客,冰系法师,强攻战士,输出剑士,控制,辅助……这阵容也绝对豪华……

配合也开始逐渐默契。

关键是一个个全都肉得要命!

鬼那变态的恢复力暂且不提,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进化的,一个个对真气的抵抗性几乎点满!

如来神掌一击还打不死他们,在同伴的掩护下,恢复之后又会像疯狗一样继续进攻。

比他妈小强还小强!

变态……太变态!

简直阴间中的阴间!

伤势恢复之后,猗窝座依旧不改头铁本色,径直向王一正冲过来……

借助着来自于猗窝座攻击的力量,王一正手肘直摆,运用阿梅送给自己的太极拳,将猗窝座的拳头带向自己的胸口,身形豁然扭转。

右手紧握成拳,旋转一周,悍然朝着被牵动着身形的猗窝座砸去。

太极·金刚倒锥!

“嘭!”

拳头和血肉还有骨骼碰撞所发出的闷响,在这个夜晚极为的明显。

这一拳,就算是猗窝座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拳。

纵使是上弦级别的鬼物,拥有着一身铜皮铁骨,甚至就连日轮刀都难以砍伤。

但是在这一拳之下,几个上弦的头颅却是清晰的爆发出了一阵骨骼碎裂的声音,然后轰然炸裂,整个人的身影就像是炮弹一般,爆射而出。

朝着远处砸去,引发一阵轰鸣声。

在皎洁的月辉下,王一正甚至能够清楚的看到,猗窝座脖颈上带着血丝的森然白骨,直接因为力量的作用断裂。

然后刺穿了坚韧的皮肉,暴露在空气之中。

整个头颅支离破碎。

换做任何一个人,面对着这种惨重的伤势,都可以说已经没有了活命的资格。

但是对于这些鬼来说,却是根本一点都不痛不痒。

王一正觉得刚才的攻击,可能杀不死猗窝座,所以并没有任何的松懈,目光如炬的盯着那被砸塌的院墙处。

灰尘弥漫。

不过在这灰尘之中,猗窝座摇摇晃晃的身影,正在缓缓站起。

“踏...踏...踏...”

低沉的脚步声响起。

只见这家伙从烟尘之中慢慢走出,刚刚还无比凄惨,此刻只不过是数个呼吸的时间,便已经是变得完好如初了。

从烟雾之中走出,扭了扭脖子,发出阵阵犹如爆豆一般的骨节爆响声,金色的瞳眸之中看向王一正的眼神。

就仿佛是一个饿了几天几夜的囚犯,在看一顿美味的大餐一般,兴奋之中带着几分激动。

“哈哈。”

猗窝座开怀的笑着,似乎刚才被打的根本就不是他,而是其他人一般。

笑容之中看不出有丝毫的愤怒,唯有深深的愉悦。

和强者战斗,这永远是猗窝座最感兴趣的事情,如今碰上了王一正这个就像是宝藏一般的存在,又怎么不令他感到欣喜。“刚才那一拳,很强!”

猗窝座伸手摸了摸自己刚才被王一正打中的脸庞,眼中的兴奋几乎要溢于言表,同时也想要看看王一正在看到自己恢复之后的震惊。

可惜的是王一正没有回答,也没有表现什么惊讶,只是静静的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