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继续打!(1 / 2)

“又一次贴近死亡了吗……”

时间仿佛停滞了一般,凶狠狂暴的鬼,狠辣诡异想要置人于死地的血鬼术……

将要被冻结扼碎的王一正……

根据一种说法。

在临死之前人会看到走马灯,是因为濒死自然会从至今为止的记忆之中经历或是记忆之中,找到避免死亡的方法。

而面对着仿佛触手可及的死亡,王一正似乎也渐渐的陷入了莫名的回忆之中……

要死了吗?

一幕幕的画面渐渐的出现在了王一正的脑海之中……

“回忆你妹啊!死旁白!老子还没发力呢!”

运起体内的“离火玄冰功”真气运行周护全身,闭目发招,徐徐出掌,奇慢奇轻。

如来神掌·第五式·迎佛西天!

掌势若有若无,骤然消散。

下一刹那,掌气化整为零,自四面八方急速攻向众位上弦。

“什么!?”

如来神掌之前,无数条缎带瞬间破碎,触手化作肉糜,诸位上弦备受压制,有血鬼术却出不得,再凶狠狂暴亦是枉然。

“混蛋!这家伙是人类吗?”

所有上弦是不愿相信现实,迎接他们的是狂风暴雨般的掌劲。

当无可挡,避无可避,身受其招。

鬼体难堪此等雄力,正面受招,血液自他们七窍不断流出。部分身躯瞬间崩解,瞬间被击落楼下。

下一刻,王一正没有丝毫犹豫直接闪身飞掠出了大楼。

“切!让他跑了!”

猗窝座狠狠的锤了一下地面,瞬间地面上出现了一片足有数米大小的蛛网裂纹。

“跑不了!我已经记住他的气味了……”黑死牟脸色也不好看。

玉壶不敢相信自己的血鬼术居然被打败。

这是喜欢追求完美的他所不能忍的。

他的额头上青筋凸起,脸上的表情十分痛苦。

“不能原谅,不能原谅!”他从壶中慢慢蜕皮,走了出来。

此时出现在大伙眼前的是一个掌间有蹼,下身似蛇,全身都长着鳞片的家伙。

这是玉壶的完全体。

“我要吃了他!将他啃食殆尽!”

上弦之肆的分身憎珀天,右手上的S型鼓棒,当即不断快速的敲打着身后的雷神太鼓,一条条木龙,从地面上生长出来……

出现的木龙,体型大小各异,数量却多的惊人,无一例外,疯狂地破坏周围的一切。

地面上,堕姬头颅都已经被掌力打的扁掉,五官被离火玄冰真气融化地面目全非。

而她依然没有死。

甚至,她还在咒骂王一正。

“这个混蛋,竟然伤害了我美丽的脸!!”

所有上弦从地上爬起来,紧紧数个呼吸间,所有的伤口,甚至是血液都快速回笼,血液回到伤口处,身体翻卷的伤口也在回复,就好像时间倒流了一般。

对于普通人足以致命数十次的恐怖伤势就这样愈合。

“竟然逃跑了,真是没风度啊…这可真让人伤心…”童磨嘲讽道。

“喂!你说谁跑了?”

话音刚落,众位上弦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只见王一正御剑飞行在半空面带嘲讽道:“我还以为你们会追上来呢,怎么?没胆量?”

“呃……”

上弦们面色各异,唯有猗窝座看着站在半空中的王一正,稍微的愣了一愣,然后笑道:“真是令人惊讶!简直超乎预料!

喂!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王一正。”

“正君!我很中意你!你太和我的胃口了!我一定会让你变成鬼的!然后和我一起追寻武道,你和我若是能合作,一定可以登顶武道的至高领域!”

想到这,猗窝座全身便兴奋的忍不住颤抖。

黑死牟也一样,领略武道顶峰的景色,同样是他的夙愿。

其余上弦没办法理解他们,童磨生来就是没有感情的怪物,半天狗是个胆小怕死的家伙,玉壶满脑子都是所谓的艺术,堕姬兄妹花街出身,无惨都说他们头脑不太灵光……

除了猗窝座和黑死牟想拉王一正入伙,其他五个满脑子都想整死王一正。

实力这么强,他们迟早要被挤下去一个……

“想打架就直说,别他妈g里g气的……

不过我倒是没想到鬼里面也有你这样的武者。”

那种纯粹渴望变强的眼神,同为习武之人,王一正自然明白。

“想继续打跟我来!”

王一正运用御物术操纵金龙夺飞在空中带路。

不能在这里打,在这里如来神掌破坏力太大,根本施展不开,要尽量往空旷地引他们。

说完,所有上弦即刻跟上。

明月当空,照耀在绿树成荫的大山上,阴森邪气的气息弥漫着整座山上。

“好了……这里没有人……我们继续打!”

落地之后,王一正向前踏出一步。

伴随着王一正的动作,整座山丘都仿佛猛然震动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