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鬼杀队,全员集结!(1 / 2)

“雷之呼吸,壹之型·霹雳一闪!”

雷鸣声起,如同一道奔雷闪过。

来者一头黄色的像拖把一样的短发,眉毛也是黄色的,头生金色双角,黄色的外罩上面有许多白色的三角形,里面穿的也是鬼杀队服……

“我妻善逸?!”

不止这二人。

一个又一个王一正在鬼杀队看到的画像中的形象出现。

脖子上的一串朱红念珠,额头醒目的伤疤,还有衣服上写有‘南无阿弥陀佛’的纸条无不告诉王一正,面前这名僧侣的真实身份。

鬼杀队九柱之一岩柱悲鸣屿行冥。

在鬼灭之刃原著当中,他可是被称之为最强的柱。

绷带缠脸,双眼右金左绿,黑色的中长发如海带一般,肩旁上还有一条白蛇不停的吐着杏子。

是蛇柱,伊黑小芭内。

还有一名头巾上镶着许多钻石珍珠的高大男子昂着头颅。

音柱,宇髓天元,原本是一名忍者,绰号二刀流的宇髓天元,

自称是祭奠之神,极为自恋,有三名妻子。

此时他的三名妻子也待在他的身边……

风柱,不死川实弥,一名有着许多伤痕,一头银白色刺猬头的男子。

还有霞柱,时透无一郎,面无表情,好像在发呆。

以及水柱,富冈义勇,一个满脸凌冽的男人。

还有恋柱……甚至是……

炎柱!炼狱杏寿郎!

鬼杀队全盛时期,九位柱,炭治郎,我妻善逸,还有到来的猪猪嘴平伊之助。

此时全部出现在了王一正面前。

还有大量的身穿鬼杀队黑色队服的鬼杀队队员在集结。

他们!

全员……

鬼化!

全员……

斑纹!

躲在远处观望的鬼舞辻无惨眸子内满是兴奋以及狰狞之色:

“我操纵鸣女,可不止将无限城沉了地底啊!

我还转移出了这些家伙……

这些可都是鬼杀队当初的精锐啊,还有不少家伙,我可是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找到了他们的尸体,将其复活,变成了鬼,才有了现在的阵容……

好好享受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

鬼舞辻无惨双手张开,放声狂笑。

王一正此时陷入了围攻之中。

在高超的神经反应能力下,周围的那些碎石瓦块根本影响不到这些鬼杀队的前进的步伐。

他们就如同是生活在森林中的猴子一样,飞速移动。

“日之呼吸·壹之型,圆舞!”

鬼化炭治郎舞动着身体,如同跳舞一般挥刀斩向王一正,刀身变得通红,然后起赤红的火焰。

于此同时,富冈义勇,瞬间发起进攻。

“水之呼吸——伍之型――天甘慈雨。”

拿着日轮刀向王一正的脖子挥去。

王一正皱起了眉头。

这些家伙很强。

甚至一些队员都不弱于上弦之月。

可是他们所施展的呼吸法……

给人的感觉就只有四个字:

徒有其表!

有其形而无其意。

怎么会这样?!

“对不起……对不起……”

有人在哭……不是悲鸣屿行冥。

是炭治郎,尽管气息很混乱,脸上却有挣扎之色,低着头,一边哭,还在一边喃昵着道歉。

哭声仿佛会传染似的。

蝴蝶忍在哭,炼狱杏寿郎也在哭,就连不死川实弥还是再哭……

鬼舞辻无惨脸色很难看,这就是他不愿意动用这些家伙的原因。

这些鬼杀队顽固的简直无法理喻,明明已经变成了鬼,明明一百多年自己不间断地给他们输血洗脑,可是其中大多数还是保有生前的一些意识。

要不是这次万不得已,鬼舞辻无惨会一直将他们藏在无限城最深处。

不过也可以了,他们就算是保留了意识,也无法违抗自己的命令,只希望这些鬼杀队争气一点

王一正只感觉一股烦闷堵在心口,头脑仿佛着了火,意识和怒火一起遍布全身。

太讽刺了。

曾经的鬼杀队,阵亡就算了,还被复活成鬼,手上拿着刻着恶鬼灭杀的刀刃,继续为鬼王作战。

鬼舞辻无惨!这个混蛋!

炭治郎冲在最前面,就像当初与无惨决战之时一模一样,流泪不止,很快从流泪变成了哀嚎。

王一正再也无法压抑自己的心情,终于……

“你们他妈够了啊!”

啥?

炭治郎愣住!

他还没有回过神来,陈王一正已经扬起手掌,一巴掌狠狠的抽下。

炭治郎眼睛视膜上出现一大片黑色阴影!

他瞳孔陡然放大,脸色剧变。

啪!

一声爆响!

王一正一巴掌抽在炭治郎脸上,抽得他喷出一口混合着断牙的鲜血,整个人斜飞出去。

现场所有人见到这一幕,都惊呆了。

“哭哭哭!哭你大爷啊!哭的好像你们觉得自己赢定了,为我哭丧一样!”

所有人一个个都是目瞪口呆,眼泪硬生生憋了回去,齐齐的倒抽一口冷气。

半响!

被王一正一巴掌抽飞几颗牙齿的炭治郎,晕晕乎乎的挣扎起来。

他捂着快速消去浮肿的脸庞,怔怔出神。

“喂!你们看清楚!我是鬼啊!我看上去很弱吗?弱到让你们觉得轻而易举的就能打败我?”

“话说我也练过呼吸法,还不错,挺实用的,但讲真的现在你们用的都些什么玩意儿?”

“就这还有脸哭?你们哭什么啊?”

“七个上弦老子都能说吞就吞!老子用你们给我哭丧?!”

王一正单手持剑,扫视着所有人,淡淡道,“我去过鬼杀队,只可惜,现在的鬼杀队只是徒有其名而已,我还以为他们的前辈会争气一点点,结果……到头来就只有这点程度吗?”

“鬼杀队……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