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想家了(2 / 2)

“那太好了,你们满意就好,来来我们现在这边把房租付一下啊...”

…………

港岛开埠得早,又被嘤国人统治了一段时期,应该比较西化。在大多数人的心目中,春节,这种的传统节日,应该不会比内地更讲究。

然而,并不是。

相反,港岛人过年的规矩其实很多。

王一正在港岛呆久了,也目睹了香港人的各种习俗(或叫迷信),比如过中元节、打小人、家里设土地公公祭拜等等……

一些在内地早已不会看见的传统习俗,在港岛居然还保存得很好,并流传着。

如果去湾岛、新加坡等地,你会发现湾岛人、新加坡华人也非常传统。

去加拿…大渥太华,唐人街也是非常地原汁原味,除了他们餐馆的菜的味道变得很不像中国菜之外。

因此可以得出结论:华夏,不论居住在哪个地方,民族性根深蒂固。

春节,是最为体现民族特性的一个节日。

天门大开时空错乱,但是时空是具有修复力的……草庐居士是这么说的。

说了一大堆,王一正也没听懂。

但草庐居士竟然在腊月二十四那天受到天门感召带着小辉和马尚峰穿越时空回去了……

临走时还留了一大包书给他……

开头第一本就是——《七十二地煞,壶天秘术详解》……

话说回来,七十二地煞神通之一的壶天就这么给自己了,草庐居士的做法是否草率了点……

不能一起过年,多少有点遗憾……

“年廿八,洗邋遢”,因为骠叔帮忙请了佣人,所以过年大扫除只是走个形式。

但是会“执屋”(整理家居),也就是把不要的衣物、杂物给扔掉。

办年货,除了买团年饭的食材,还要置办一些吉祥意头的物品。

比如年糕、年花、挥春(春联)等等,然后用年花、挥春把家里布置得红红火火。

除夕。笔架山别墅。王一正带着石黑龙和佳敏在到处布置对联、灯笼、福字,一群孩子跟在后面叽叽喳喳,好不热闹。

这些孩子都是武道学园的学生,在那起早有预谋的混乱之后,王一正担心他们以后不听学校老师的话,特地在离开之前发了个通告。

只要他们乖乖听话,好好学习,把检讨写完,这个学期末测试全校前十和比平时进步大的学生可以和他一起过年……

反正过年嘛,怎么热闹怎么来。

友叔他们也很无聊的,过年有几个小孩子在,也能添一点活力。

于是这二十二个学生就被阿青小姐姐带到了港岛和他一起过年。

家里整理干浄、年货办好、辉春贴好,到大年三十吃完除夕的“团年饭”。

随后王一正带着一大群人就去逛年宵花市,买一些公仔、挂饰之类的小商品,还买了一盆桔子,寓意“大吉大利”,最后把一大盆重重的桔子搬回家,众人笑嘻嘻的互相打趣:“运吉运吉。”

一群小孩子也有样学样,也让王一正算是体验了一把过年的欢乐。

零点将到时,烟花骤然在港岛上空璀璨绽放,璀璨了整个天际,整个城市的上空都被焰火照亮了,染红了,也将港岛春节的气氛推向了高潮。

大家还一起欣赏着贺岁烟花的瑰丽和壮丽。

谁不会喜欢热闹呢?全世界的每一个人都希望身边永远是热闹的,即使讨厌人多的人们,也会喜欢热闹。

可热闹过后剩下来的只是空虚……

除夕一过,小朋友们都被送回家里,和父母团聚去了。

原本是吵吵闹闹的,突然就静下来了,虽然后续有很多人来拜年,但给王一正的感觉就像是鸦雀无声,王一正觉得这样环境真的很不好受,热闹过后的空虚,真的不好受。

任何热闹对于人都是一种消耗,人在热闹之后会感到累和虚空。——《半山文集》

这是半山文集中的一句话,王一正一直知道,可却不明其意。

今天他好像明白了一点点。

险死还生好几回,当时觉得没什么,状态很快就恢复了,可当真的闲下来,热闹一场之后,整个人都感到了疲累。

王一正只觉得心里空落落的,疲累不是身体上的,而是心里的。

他有点想家了……看见草庐居士的时候,他有点想九叔了。

或许,自己应该去收拾一下那些首尾,回民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