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天罡?!(1 / 2)

说实话,青罗湾这地方背靠大海,山青水秀,风景秀丽。

要不是青罗湾是海豚保育区政府不允许开发,早就被那些有钱人买下来盖别墅了。

而且断头崖下面还有一艘破旧货船,美人鱼就在下面那艘搁浅的破旧货船里面。

通透世界的能力下,王一正的目光透过搁浅的破旧货船的外壳看到正在里面活动的人鱼。

“本应遨游大海,却被困在这艘破船中……”

叹了一声,王一正往脚下搁浅的破旧轮船御剑飞去。

这里是青罗湾悬崖壁上废弃的一艘大船,这艘大船被拖拽来这里的原因也不清楚了,但是后续因为没人花钱拆除处理,就一直被废弃在这里。

甲板上已经锈迹斑斑,还有滑溜溜的海藻,而中间更是破了一个大洞。

环顾四周,王一正却只看见一个老人鱼躺在一边睡觉。

来到一个冒着水泡的浴缸边,一个伤痕累累的人鱼小男孩露出来,看见陌生人小男孩露出惊恐的表情,一缩脑袋躲进水里,尾巴激起水花。

而这样类似的容器,有十个个……

观察着他们栖息的地方,王一正心里止不住叹气。

可以看到四周海水里面,还有一条条美人鱼在水中游动,他们身姿矫健,是水中的精灵,时而如出鞘利剑,时而如戏水游鱼,时而灵活,时而矫健。

他们都纷纷往一个方向游去,最终在老人鱼的面前露出水面。

老人鱼是人鱼师太,也是人鱼族群里最老的人鱼,这里的人鱼里没有人知道她活了多久,也许已经活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她的脸上都是皱纹,头发也已全白,是人鱼族群里大家最敬仰的人。

师太一到这样的日子就会给人鱼们讲故事,在水中生活的人鱼也是通过人鱼师太的口,去了解外外面的世界。

人鱼族群都是避免和人类接触,两者更像是老死不相往来的局面…

………

这是海边的一艘破船里,一只老人鱼正在对一些年轻的人鱼做着讲述:

“在远古时代,我们和人类的祖先都是猿猴,不过随着地里的变迁,有一部分猿猴被迫进入海里生存……”

“人鱼和人类本应和平相处。但自古以来,每次人类的大型船队发现来我们,都只会疯狂捕杀。”

王一正也在一边听着。

因为“声纳”的开展,使得青罗湾海域居住的人鱼一族,死的死伤的伤,它们连逃跑的路都被封死。

所以走投无路的人鱼们才会孤注一掷想要刺杀刘轩。

但这个计划真的,真的很蠢。

虽然不知道世界上到底有多少人鱼,其他族群会不会更加强大。但是要和人类抗衡是远远不足的。

以他们在电影中表现的战斗力,恐怕几百年前堪堪发展出远洋能力的人类就能将其围捕至灭族!

何况是近代以来人类科技大发展。

面对那些钢铁巨舰,人鱼们更是只能退避三舍,最后在人类的阴影下苟延残喘。

人鱼们最大的生存问题从来不是刘轩填海,而是人类对海洋环境的破坏,是两者力量的不对等。

这就是一群傻白甜,很符合童话故事里天真烂漫的小人鱼的形象。

以为把刘轩干掉声纳就能被关掉。

话说,王一正自问,他们也能算是和人类一起生存到现在的高级生物吗?

在族群遭受危机的情况下做出的应对措施居然是刺杀?

指派的任务执行者还是个未涉世事头脑天真的少女?

而且,自己就站在这里,已经半个多钟头了,这群人鱼竟然还没发现自己。

这时人鱼师太挥动着巨大的鱼尾,水花四溅,在天空中魔幻般的变成了轮船、飞机……种种人类科技水平的结晶……

但是科技的进步带来更残酷的屠杀,轮船拖曳着渔网,飞机投掷出炸弹在水面爆炸,人鱼们平静的生活被打破,辽阔的海洋也迎来这个星球的主人的征服,血与火的征服是对环境严重的破坏。

感觉有些无聊,王一正拉住一个鱼人,问道:“可以问一下吗,你们……全都是人身……鱼尾?”

“嘘!!”所有人鱼集体对着王一正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意识到有些失礼,王一正举起手示意抱歉。

其中一个长相很大妈的人鱼小声地对王一正道:“其实也不是所有人鱼都是鱼尾,比如八哥他下身就是触手。你看,那就是八哥……”

王一正下意识的顺着他们的手指转头看去,见到了有着八条触手的八哥。

“所以,人类真的是邪恶的。”

“但是……”

师太凝神望着远处,眼神似乎在回忆着什么,逐渐空洞,大家都在等着她继续说。

可是师太却是没有继续说下去。

“但是什么?”听得入神的珊珊着急地抢先提问。

老人鱼闭上了眼睛,长时间不说话……

“呼呼……”

“师太又睡着了!”一只倒挂在牌匾上的章鱼帅哥一本正经的道:“但是她说的对,反正人类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八哥见到王一正看向自己,立刻就像表现一番,他抬起自己的两条黏糊糊的触手,对着王一正打了个招呼,道:“嗨!”

八哥……在生活的海湾遭遇填海危机的时候,自详聪明的他,出的主意居然是让美人鱼去诱惑富豪刘轩,然后杀死他。以此拯救人鱼族群和其他海洋生物的家园。

不过最后单纯的珊珊却爱上了那个人类刘轩,致使他勃然大怒。

王一正对单蠢八爪鱼挥了挥手,这时这群人头鱼脑的家伙才发现了王一正这个人类。

船里一时居然安静下来。

八爪鱼翻身爬上一块写着“胜记海鲜酒家”招牌,矗立在那里大吼道:“是人类!抓住他!”

随着一个人鱼的响应,“抓住他!”

众人鱼振臂高呼,抄起家伙,从四周包围王一正,仿佛要把这段时间遭遇的苦闷全部发泄出来。

但因为一只人鱼错误得把毒箭射在章鱼人八哥的身上,场面一度混乱。

“拿酒!快拿酒来……”

“酒来了!”

“靠!我要的是酒!不是辣椒油!”

“那这个行不行……”

“我杀了你啊!这是芥末!”

王一正找了个干净地方,脸上带着笑意,缓缓坐下,“欣赏”着眼前的混乱。

场面越发混乱,因为混乱中的误伤事件,这群人鱼甚至开始了窝里反,现场嘶吼声不断……

要说人鱼擅长高音真不是吹的,王一正的耳膜差点被吼破。

王一正看着看着,徒然觉得无聊了起来。

“其实我一直想问你们一个问题,既然“声纳”将海面以下逃跑的路都被封死,那你们为什么不在海上坐船转移,那样的话就不用担心声呐的影响了。”

“嗯?!”

那个大妈鱼人揪着另外一个鱼人的头发思考道:“他说的好像有道理啊……”

“胡说八道!”好不容易找到一壶料酒闲死还生的章鱼哥反驳道:“一艘船最便宜也要几十万!我们怎么可能买的起!”

你是怎么做到把自己穷说的那么理直气壮的?王一正很想问他这个问题。

“买不起,你们租还租不起吗?租不起那么大的,可以租条小的嘛,往返几次”

众人鱼沉默……

“我们……没有身份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