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失而复得,得而复失(1 / 2)

“吼!!”

银甲尸这道吼声,似乎带着莫名的威慑力,哪怕是冯宝宝也不由得稍微后退了些许。

可王一正却在原地没有移动半分,整个人,头只是往后偏了一下,气势瞬间爆发。

双眼极其凌厉的望着银甲尸……

而那银甲尸,不知为何,在王一正眼神的注视下,浑身竟不由的一颤,迈出去的腿停在半空,浑身爆发的尸气,也被硬生生的被压了回去……

这一瞬间,这具已经有了灵智的千年奇尸只感觉到自己仿佛被一只巨兽所盯着一般,就算他拥有银甲尸的实力,面对这一双眼睛的时候,也感觉到了一种情绪——无能为力。

在这一瞬间,仅仅是气势压迫,银甲尸甚至有种自己又要死一次的感觉,仿佛又回到了自己还是人身之时,他被一只饥饿的猛虎盯上的时候……

逃……不行……

自己可是僵尸啊……为什么他的双脚有种在软的感觉……

连逃走也做不到……这双眼睛的主人太吓人了!

才几天啊……几天前他还没有这么可怕!

打不赢……逃不了……甚至现在自己有可能都伤不到他!

“命很大啊……上次居然没把你烧成灰……”

见鬼了……第一茅惊骇欲绝,太离谱了吧……这个看上去比他高很多,但是年纪绝对比他小的年轻人……气势竟然如此惊人!

这是什么修为?

他大爷的……银甲尸啊!还不是一般的银甲尸!被他吓得似乎在发抖?

可令第一茅更加惊骇的还在后头,下一刻,那西双版纳银甲尸竟然自己屁颠屁颠的拿起那些压制他的法器,麻利的往自己身上戴……

哪怕有些法器烧的他身上直冒青烟,他也没有丝毫犹豫,就那么往身上套!

这些玩意儿虽然戴着难受,但难受总比被人干掉强的多……

这具西双版纳甲尸,非同凡响,智商很高,从原著中咬断了第一茅的手枪之后,露出轻蔑的眼神等等方面,就可以看出来。

作为千年奇尸,他很凶,但现在很明显,王一正比他更凶。

而且他也看的出来,王一正对他完全没有兴趣。

在王一正眼里,他就是个麻烦的破烂,连根草都不如。

完全不像那个姓诸葛的胖子和眼前这个脑子有点毛病的第一茅一样,把他当宝,还想研究研究他。

他有点想念那个胖子了,虽然那个胖子馋他的身子,一直想方设法压着他……

但完全没想干掉他……而眼前这位大佬却想要他的命……

…………

此时此刻,等不到人放自己出去的诸葛孔平急了。

他在箱子里横冲直撞,整个箱子被他带着翻滚起来。

“啊!!我的银甲尸!!!”

随着一声大吼,诸葛孔平终于解开了第一茅的金刚锁……额……或者说箱子被他整散架了……

但是刚出门,就见到了封鬼库附近的密林中一道火光乍现。

不祥的预感笼罩了他全身。

躲在一边观看的诸葛小明连声道:“妈!你看!老爸出来了!”

“我知道!”

“老爸追出去了!怎么办?”

“跟上去看看!”王慧脸上漏出担忧之色:“你爸现在没有法力,别再出什么事!”

…………

在客房中打坐的九叔睁开眼睛。

“算算时间,阿正应该差不多快回来了……”

“九叔!九叔!”

听见动静,九叔起身开门,刚刚在门外呼喊的是诸葛小花。

“九叔!第一茅来偷银甲尸了!老爸刚刚追出去了!他现在没有法力的!求你过去看一下吧!”

“发生什么事了?”

住在隔壁屋的风莎燕和凝霜听见动静也出来了。

讲明之后,九叔叫上诸葛大贵,大家决定一起去看看。

一行人就追着诸葛孔平,来到封鬼库附近的密林。

只见此刻,四周一片狼藉,那蒸腾的火焰中,诸葛孔平最得意的银甲尸,化作飞灰,七零八落,满地都是。

王一正和冯宝宝正在收集骨灰,打算再进行二次销毁。

这一幕被诸葛孔平看在眼里,他感觉王一正这是在杀人诛心,杀人诛心啊!

这具奇尸他得到了之后,失而复得,现在又得而复失…

啥都没给他留下啊!!

这个世界对他太残忍了。

“阿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