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皆大欢喜(2 / 2)

他手一捞将正准备下跪的梁赞用力扶起,客气道:“赞少爷,我没本事收你为徒。”梁赞犹豫道:“师…梁师父,其实我真的很感谢你点醒我,否则我还在做白日梦,我以前的师父个个都骗我,我相信只有你才会真心真意教导我。”

梁二娣听到了梁赞的话不由得翻了翻白眼,梁赞在他眼里从头到脚都刻着“水鱼”两个字,那些个师傅不糊弄他都是对不起自己。

梁二娣笑了笑:“赞少,你客气了,我那天只不过是随意指点指点而已。

拜师的事你就不必再提,既然你多谢完了就把这些礼物拿回去吧,我可是要准备出场了,梁翁,请自便。”说完转身一走,朝舞台走去。

梁赞却是追上前拉着他道:“梁师父,你收我为徒啦!”

梁二娣轻轻一笑,灵巧地一个转身不着痕迹甩开梁赞的手,继续往前走。

这一手的出神入化让梁赞叹为观止,愣在原地。

瞅准时间的九叔和王一正刚才就走到门口,替梁贊说起话来。

“娇哥,阿正你们怎么也来替他说话!”

王一正和九叔对视一眼,苦笑道:“家门不幸啊……”

“娇哥,阿正,我的功夫是不会教给这些有钱仔去招摇逞威风的。”梁二娣回头只是皱着眉依旧拒绝,他认为梁赞只是贪玩想在众人面前出风头才学功夫。

梁赞把话题往自己身上上引:“梁师父,为何不考虑收下我,我是很有诚意的,梁师父,你放心。我一定痛改前非,勤习武功,做一个有用的人。”

“等你学成以后万一你又故态复萌,到那时我岂不是拿你也没办法。”梁二娣毫不留情打击。

梁赞并不会如此轻易放弃,他闭上眼睛,举起右手诚心诚意道:“我可以发誓,请你相信我。”

可他等了片刻都没有回应。

梁赞是含着金汤勺出世的富家少爷,梁翁的生意遍布半个佛山,而梁赞为人好打不平可功夫三流。

梁二娣认为梁赞本性难移,如果戏班会发生任何纠纷的话多数都是由梁赞这个不识人间事的小少爷惹来的,所以他决定隔绝危险源。

梁赞揭开布帘一看,梁二娣果然已经在戏台上表演了。

“阿赞,我们先回去吧!”梁翁叹气对宝贝儿子道。

梁赞摇摇头:“我不走,您回去吧。”

“我们回去再说吧。”梁翁劝说。

转身又对九叔和王一正行了一礼:“犬子的事劳烦二位跑了一趟,改日登门拜谢。”

王一正盯着梁二娣在台上“搔首弄姿”继续勾引武松,摸摸下巴,“我还有一个办法,就是不知道中不中……”

“什么办法?”

“激将!”

等到梁二娣唱完戏,发现所有人都在围着梁赞转悠,于是喊住班主,“班主,这个小子怎么还没走,你们都围着他干嘛?”

班主看了看梁赞,笑道“他爹刚刚买了乐丰年,我现在成了打工的,赞少爷现在是小老板了……”

话说到这,梁二娣哪里还不明白梁赞这是不死心,连偌大的乐丰年都买下来了,摆明是要死缠难打。

梁二娣的气十分不顺,嘲讽道:“真是个败家仔,只是为了拜师就让你父亲出钱把乐丰年买下来,真是生块叉烧好过生你。”

梁赞却是笑得好不得意,摇摇头解释:“哎,这不算是败家,我查过你们乐丰年成立后年年都赚钱,我叫老爸用合理的价钱把你们这个戏班买下,这叫稳当的买卖。”

“哼!”梁赞说的有理有据,梁二娣一时间无话可反驳。

“梁叔,人家是有钱少爷,心血来潮的时候怎么挡也挡不了,你不理会他,他自然是自讨没趣,时间一长,肯定就放弃了,可我听说……他打算要去找你的师兄……”

“你说的是那个死胖子!”梁二娣一拍旁边的桌子。

“王宝华!”

王一正往后一缩,这反应……看来俩个人的恩怨不是一般的深……

“那个……梁叔,你就收了梁赞吧,人家好歹也帮过我的忙,再说,梁赞没你想的那么坏,而且他还很有天分……”

“你很了解他吗?”

梁二娣停顿了一下,打量梁赞一番,哼道:“天分我暂时看不出来,不过他有一样还不错,就是运气,从他以前的师父那里就知道他的运气,大概全部都用在投胎这门技术上,所以……梁赞,你还是乖乖地回家当一个败家仔吧!”

“唉,梁叔,你别这样啊,你别把话说死了,万一他真找了王宝华拜了师,他现在又买了乐丰年,你师兄还不跑来你面前嘚瑟?”

梁二娣想像着和自己不对付的胖子在眼前嘚瑟的模样,气不打一处来,但很快反过味儿来。

“你小子和我玩激将~啊~好!我收他,但我就是不教他真东西,我看他能拿我怎么样……”

这……王一正揉了揉眉心,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豁出去了。

“那梁叔你要怎么样才肯教啊,你好歹提个要求……”

梁二娣眼珠子一转:“要教也可以,你小子玩激将算计我,那我就要你来戏班子里做半年的武生!”

“什么?!”王一正懵了,要自己去做武生?!

什么鬼?

九叔在一边看戏,还一边偷笑。

“我怎么能做武生啊?!我也不会啊!”

“不会就学啊,要不然你就带着这个小子去找那个死胖子吧,大不了我不干了……”

王一正想都没想:“最多两个月!”

“成交!”梁二娣一副计谋得逞的样子。

转头对梁赞说道:“算你小子运气好,习武可是很累的,到时候你小子别嫌苦,半路失踪……”

“诶,师父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我梁赞决定要做的事绝对不会半途而废的,何况学好武功是我一直以来的理想,你替我放心,我做人有始有终的。”梁赞坚定道。

“对了,正哥,你是九叔和徒弟,也算是师父的侄子,那就是我师兄,师兄有礼!”梁赞拱拱手,倒是提前行了礼。

“呵呵……师弟有礼……”

其实说完王一正就后悔了……脑子一热把自己也搭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