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八章,宝儿姐得宝(1 / 2)

“你们两个拿稳啊!”大师兄立即说道:“鬼没有灯笼引路,是出不来的!”

阿光两人哪有时间回应,灯笼摔的二人剧痛,手一麻,便松开了。

“轰隆!”“轰隆!”

就像是鞭炮扔进了水缸里,炸响声震耳欲聋。

茅山学堂内,白烟弥漫,前方忽然出现一身穿盔甲的鬼,看样子生前是还是个将军,身上还穿刺着数支箭。

应是死于乱军之中。

“坏了,三月死的,还是将军!”大师兄惊诧道。

“大师兄,将军有什么问题?”阿麦不解地问道。

“生前是将军,死后是鬼雄啊。”

“我记得诗不是这么说的”阿麦挠着头。

“别管那些了!大家聚过来!不要慌!鬼怕人气旺!我们这么多人,不用怕他!”

众人都练法术,而且都是纯阳童男之身,如果是普通的鬼早就被这一股炙热的人气吓跑了,可眼前的鬼将却缓缓飘向众人。

“大师兄,人多不管用啊……他好像不怕我们人多啊……怎么办啊?”

众弟子被吓得纷纷后退。

“出符!”大师兄喊道。

符并非大师兄画的,而是茅山坚画的,就是为了让大师兄在出大事时用的。

但谁知道符刚丢出去,便被鬼将不屑的挥了挥手,立即化作碎片!

“啊?完蛋了……符没了……”阿光绝望道。

“谁说的?!”大师兄拍了一下阿光的脑门,立刻道:“屋里还有符!大家一起去拿!齐心协力对付他!”

“好!”

众人跑回屋里,连忙拿起白天照着练习的灵符一起举起来,照向鬼将。

哪知鬼将嘶吼一声,扎在身上箭矢化为数道疾驰的流光,瞬间粉碎了所有的灵符。

“这只鬼太凶了!我们对付不了!”

“不好,快去请师父!”

此时被掀翻在地的众人也清楚,眼前的鬼将已不是他们能对付的!

冯宝宝看着已经溃不成军的茅山学堂弟子,慢悠悠地说道:“王一正,他们好像搞砸了,要帮忙吗?”

王一正说道:“当然要帮啊……好歹茅山坚也帮过师父……一只厉鬼,你来还是我来?”

“我来吧。”

冯宝宝理了理头发,抽出自己爱刀,“正好闲的发慌,活动活动。”

鬼将出手,一爪杀向阿光,如同恶狼捕食,其五指冒着森然绿光,阿光根本无处可逃。

眼见已经躲不过,阿光已经闭上眼睛在等死,可他没等到剧痛,反而听见了“唰”的响声。

一道如鬼魅般飘忽迅捷的身影闪过。

近乎肢解的场面开始发生了,冯宝宝只是普通的向前平挥的一刀,鬼将手腕直接被整个切割下来,阴气开始从伤口处逸散。

当他睁开眼时,冯宝宝已经在眼前持刀而立。

抬头一看,夜色之下,站着一位清瘦俏丽的女孩,犹如遗世独立般站在他的身前。

那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微微飘扬,晶莹如玉的眸子显得有些淡漠,冷静的不似人间有之。

她的手上,菜刀上绽放的寒光,在这夜色之中是如此的刺眼醒目!

冯宝宝看上去身形身影单薄,手上的菜刀,甩了一个刀花,将那刀上沾染的一缕阴气震散。

菜刀依旧锋利!

“我没死?”啊光上下摸着自己身体,劫后余生,十分庆幸。

“是她!”

他不禁都有些看呆了,白天没注意……这是仙女吗,从天上跑下来救自己……

茅山学堂的徒弟们,看着冯宝宝,窃窃私语。

从刚才情况来看,出手的不是他们师父,而是今天白天看到过的那个跟在九叔和王一正身后的姑娘!

毕竟九叔等人被茅山坚客气招待,迄今为止他们都没见过自己师父用这么客气的态度接待过其他人。

对方一出手就是用的是一把看上去平平无奇的菜刀,还挡住了在他们眼中无敌的鬼将,无比神奇。

而鬼将则大怒,伸手又要去抓冯宝宝,它认为冯宝宝羞辱了自己,自己生前可是小有名气的将领,再以自己几百年的修为,这世上能有多少东西是自己的对手?

方才吃了亏,可能也只是自己仓促间出手,冯宝宝伺机“偷袭”才占了上风。

“鬼是我们放出来的!不能让这姑娘帮我们收拾烂摊子!”

茅山学堂众人面色皆苍白,但目光却都十分坚定。

他们既然选择了这一行,就绝对不会做逃跑的懦夫!

“怕什么呢,人一个小姑娘都上了,有什么好怕的!”

“对!大家一起上,一起对付这个死鬼!”

“干他娘的!”有人在人群中喊道,剩下的学员齐声大吼“干他!!”

随后纷纷跟在冯宝宝身后,要用尽自己的力气去战胜这些鬼物。

“省省力气往一边站着吧,我一个人就能砍了它……”

“唉?!!!”

王一正暗自点头,冯宝宝此时全身上下的炁,已经转化为法力,实力更强了。

而且修为进境极快,几个月的功夫,已经达到了惊蛰后期……

“你个丫头片子!敢看不起老子!”

鬼将心中怒火冲天。

他被困在小小的骨灰盅内,好不容易脱困,才知道自己被一群小道士用来练法术,本就怒不可遏,此时偏偏还有人敢来阻止自己。而且还如此猖狂,扬言一个人对付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