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都说己不由心,又有几人身能由己(1 / 2)

后院里,九叔和茅山坚继续坐而论道。

直到初六端着菜敲门进来,他们才停下来。

“老爷,我做了宵夜您和茅道长慢用……”

“嗯。”九叔点头,满意道:“辛苦你了初六。”

“应该的,老爷。我去把宵夜给少爷少奶奶送些去……”

初六放下菜便转身离开。

王一正坐在桌前。

他端起盛放宵夜的木盘,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狐疑道:“初六,这是我的那一份?”

“对啊!少奶奶吩咐的,她说你吃这个就可以的……”初六肯定道。

王一正:╭(°A°`)╮?

“她说你就听?我不是人了,也不用端一盘子香烛来给我吃吧!”

“莎燕!过来解释一下!”

风莎燕愣了愣,打发走初六之后,随后就坐在一边椅子上笑道:“怎么了?”

“额……”王一正欲言又止,他知道,风莎燕其实是因为自己送了黑金古刀给冯宝宝有些吃醋了。

再有了之前初六他们错把王一正当成神拜这件事,才会想这么一出整自己。

之前坦白从宽把藏在心里的话说出去之后,感觉是轻松坦荡了许多。

但是面对风莎燕他还是有一点愧疚。

如果一个人是年轻的时候,那他做事可以很少有顾忌。

因为一无所有,所以年少轻狂,行走的时候也是十分的轻便。

可当他有了一点点家业之后,他就应当开始小心。

做事不能像以前那样毫无顾忌,凡事都要小心。

王一正自问已经不是年轻人了。

自己拥有的也不是一点点家业。

师兄弟四个,师父,师叔伯一大堆……

自己在港岛位面做的很多事,其实都有些冲动和欠缺考虑。

甚至是没顾虑后果。

所以,王一正在沉默了一段时间后,只能抱着歉意的微笑摇了摇头。

“没事,莎燕,对不起。”

听到王一正道歉,风莎燕心里面有些错愕。

一双手套放在了她的手里,王一正又抱了她一下。

“没忘记你,本来过一阵子就是你生日,想一块送给你当生日礼物的……”

金丝手套,小龙女的兵器,以极细极轫的白金丝织成,虽然柔薄,却非宝刀利刃所能损伤。

金丝手套能够抵御任何兵器的进攻,兵刃烈火,皆不能伤。

“话说……能别这么肉麻吗?”

听见这个声音,王一正的脸黑了下来,不是系统,系统一直都不怎么说话,大部分时间都在自我检修,梳理保养剩余的系统功能。

而且系统也非常识趣,就算有时间也不会在这种情况下出声打扰和当电灯泡。

能在自己心里和自己对话的只有那个在港岛位面和魔气一同出现的大自在天魔!

这龟孙子回去放完年假追到民国位面了……

“怎么了,阿正,你脸色好像不太好……”

“没事,心魔作祟,一个烦人的声音而已……”

…………

“咚咚咚!”

清晨,在摆满了健身器材的房车里,风莎燕正对着面前的沙袋猛踢。

本来沉重的沙袋,在她的拳头下,宛如轻盈的棉花糖,被轻易的打飞了起来。

一次又一次猛击,一次又一次的出拳。

风莎燕正在艰苦的训练。

她今天的训练强度,如果被其他人知道的话,一定会惊掉下巴。

因为强度实在是过于夸张了。

一般人,是做不到这种地步的。

而这仅仅是她以前每天固定的训练项目。

可此时她却感觉有些吃力。

明明身体中的炁,已经转化为更高质量的法力,实力却没有太大的进步……

修行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来民国世界这一段时间,不用费心费力去应对天下会的一大堆事宜,无忧无虑的生活状态着实让她有些松懈过头了。

实力不但没进步,反而退步了……

在用尽自己身体里的最后一份力后,风莎燕终于停止了训练。

汗水从额头,顺着她的脸颊滴落。

高强度的训练,让她的身体发热迫使她身体大量的出汗。

这样让人感觉有些难受,而且洗澡的时候,偶尔舔一下自己,还能感觉自己的脸是咸的。

大多数运动完的人,从本质上来说,就是摸了盐的咸鱼。

她此刻身穿一套运动服。

在纯白短发和汗水的衬托下,她的气质显得十分的干练和特殊。

不像普通女孩子那样柔美,给人的感觉是一种充满活力的美。

而宽大的运动服,也没有阻拦住她身材上的美丽。

汗水一点点粘连了彼此的距离,让她身体良好的曲线得到舒展。

是一个特别的美人呀。

身体疲惫了,坐在座位上休息,看着都快被打坏了的沙袋,她的思绪开始漂浮起来。

现在是个安静的时候。

外面的喧闹声传不进入这个地方。

已经被改造成宽广的健身房的房车内部此时只有她一人。

人在一个人的时候,总是莫名其妙的喜欢想一些平时不会想的事情。

要么是很奇怪的事情,要么是很重要的事情。

风莎燕想到的事情,就是很重要的事情。

关于自己未来的事情。

“唉......”

她看着自己因为训练而一点也没有女性纤细之美的手指默默的叹息。

所叹之事自然不是自己的手指到底漂不漂亮,修不修长。

她的叹息,皆源于自身的无力。

从出生自带的权势来说,她已经是万人之上,达到了让无数人羡慕的地方了。

单纯从起跑线上来说,她就把那个世界数十亿人甩了几个星球。

而从异人界的来说,她是先天异人,出生就自带空间穿梭这种强大的异能,可谓是羡煞旁人。

可这样让人羡慕的她,也有着自己的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