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心黑手狠的纸片人(1 / 2)

看着乐山附近的镇上有很多身背刀剑的身影,王一正不由得好奇道:

“这里江湖人好像不少啊……”

王一正朝着远处的一尊靠着山峰的巨大佛像看去。

此佛,高六七百尺,成依山傍水之势。

这尊佛像悲天悯人,面对着滔滔江水,双手垂肩,在佛像的脚腕处,就是风云世界大名鼎鼎的凌云窟了。

“雄霸建立天下会,野心勃勃,气吞山河,实力自不用多说,而聂人王也是当世高手,北饮狂刀聂人王,如今名气虽然不如当年,但也是江湖有名的人物。

对于所有江湖武者来说,这绝对是一场龙争虎斗,不容错过!”

听着断帅的解释,王一正暗自点头,一拉手上的绳索。

“走快点!”

绳索的另一头系着一个少年的手腕,正是步惊云,将来外号“不哭死神”,是天下会帮主雄霸的第二弟子。

…………

在乐山镇上的酒楼中,王一正点了一桌酒菜,和断帅还有聂人王喝着烈酒。

看着步惊云还在偷偷转动手腕想要挣脱的样子,王一正有点想笑。

这绳索虽然只是普通的麻绳,但是却是用神机百炼强化过的。

它会随着步惊云的手腕劲力不断流动,防止挣脱,而强化过的材料强度也不是现在功力尚浅的步惊云可以破坏的。

“臭小子,你想逃也不用这么明显吧!”

“这是什么鬼东西!”步惊云看着仿佛有生命一般,在自己手上不断流动的绳索,很是厌恶。

王一正笑道:“不用管这是什么东西,反正你也掙不开,你就认命吧,你说我不打你也不骂你,就只是想教你点做人的道理,你这态度,何苦来哉……”

“我才不听你的!”步惊云反驳道:“还有!谁说我挣脱不开!”

“好好好……”

王一正看着和头倔驴似的步惊云,摊手道:“你挣脱看看,我说你挣脱不了。”

“我能!”

说完步惊云便开始拼命扭动手腕开始挣脱绳索。

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将小屁孩打量了一遍,虽然脸蛋还没长开但也看得出将来必定有一副好皮相,尤其那双眼睛黑不见底的很是漂亮。

只可惜,现在的步惊云已经被仇恨填满内心,路已经走歪了。

此时,步惊云目光炯炯,双目下燃烧起熊熊斗志。

拼了命的挣脱绳索,可是这个绳索,越挣扎捆得就越紧。

他紧紧皱着眉,甚至开始大幅度地挣脱,可惜这捆得他紧紧的,反倒是手腕上被刮了好几道红痕。

思维和行动处处被压制,他愈发焦躁,几近气急败坏地冲王一正吼道:“你别想困住我!”

王一正一言不发地望着他,神色异常平静。

一边的聂人王和断帅摇了摇头,在一边继续吃酒。

断浪和聂风暗搓搓的打起赌来。

“聂风,你说他能挣脱吗?”

聂风想了一下,:“他轻而易举的就将你制服,一条绳子而已,应该可以挣脱吧……”

听玩聂风的话,断浪一张小脸黑了下来。

“我赌他不能!”

聂风看见断浪急眼的样子,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断浪看着聂风这哈哈大笑的样子有些恼火。

“敢不敢跟我赌一把!这是我爹给我买的桂花糕!要是他能挣脱,我就把桂花糕给你!”

聂风想了想,认真道:“好!我赌了!这是王叔给我的巧克力!我要是输了,巧克力给你!”

“一言为定!”

…………

“就这点绳索想要把我给束缚住?”

步惊云拼命运气用力绷了一下绳子,可惜这一道绳索没有如同预想中那样破碎。

随着他的动作越来越大,周围的一些酒客,也被他吸引了目光,纷纷开始起哄。

“好小子!加把劲啊!”

“这小子看着挺壮实,那么一道细麻绳都掙不开?”

“使劲啊!”

听着周围乱哄哄的一片声音,步惊云好似受了刺激一般,手足并用开始撕扯起绳索。

看着牢固的绳索,断浪洋洋得意,一把将聂风手里的巧克力夺过来:

“我就说吧,那绳索是王先生拿在手里做过手脚的,我爹都能被王先生一巴掌呼晕过去,这小子怎么可能挣得开这绳索?”

听见断浪的话,聂风脸色垮了下去,依依不舍的看着离自己远去的巧克力,断帅则是面色发黑,手里的酒碗抖了一下。

谁知,当众人都以为步惊云没有希望挣脱绳索的时候,步惊云竟然从靴子里抽出一把短匕首,开始切割绳子。

“欧呦!这小子动刀了!”

“急了!急眼了这厮!”

步惊云一连用刀划拉了将近半柱香,绳子连皮都没破……

彻底急眼的步惊云双目通红,这个时候,他已经不想理会太多了,反握匕首,抵在绳子上开始运气。

右手抬起时,顿时浓郁的内力从其体内爆发而出,弥漫之下直接融入匕首。

步惊云眼中露出寒光,全身气势猛的扩散,使其内力渐渐的凝实起来。在一瞬间,他低吼一声,运转全部的力量……

唰!

匕首之上一道寒光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