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被探监的雄霸(1 / 2)

回到中华阁,王一正和无名坐而对饮。

拍开泥封的酒坛口,给自己面前的瓷碗倒满。

由于没有用酒壶,倒酒时洒了不少酒液出来,顿时一股浓烈的酒香四处飘散,很快便蔓延到了屋顶……

无名也不摆架子,毫不客气地将身子倾向炭炉旁,鼻子凑近铁网上还在炙烤的薄切牛舌,用力耸动。

“中原大地虽然物产丰盛,但耕牛一向重要中之重,这么多年来,我还真不知这牛舌是什么滋味……”

“尝尝不就行了……”

王一正拿了一个浅口平碗和一个蘸料的味碟给无名。

无名夹了一片盐烤牛舌喂进嘴里,三口两口咽下,享受地眯着眼睛。

“不错啊……”

王一正却放下筷子,手心搓着下巴:“这种天,很是潮冷,烧烤不如打边炉啊。”

笑吟吟地挽起袖口,从端出一个斜壁平底的带盖砂锅,看着热气腾腾。

王一正又从空间里拿出一个新炭炉,把瓦罉放上去,打开锅盖,鲜味扑鼻,是丰富水系蕴育的味道。

鱼骨虾头清汤锅底,摆满了鲮鱼球、牛肉丸、鱿鱼花、生蚝、鲜虾、鸭粉肠、豆腐和鸡片,王一正又拿出几碟鲜蔬放在旁边摆好,向无名比了个请的手势。

无名惊讶得合不拢嘴,“这么多东西你都是从哪里弄来的。”

他夹起一个鲮鱼球放进嘴里一咬,软弹爽滑,好吃得眯眼睛。

“好吃,不过就是水味多了点……”

王一正又凭空取出一个火锅。

牛骨南姜清汤底,接着是一碟碟切好的牛肉,吊龙、脖仁、匙柄、匙皮、肥胼、五花趾、胸口朥……还有手打牛肉丸、牛筋丸和干竹荪,末了抛出三盘牛肉炒粿条、三碟沙茶酱,轻轻落到二人手边。

王一正举筷一指,“牛肉锅,试试看,味道如何。

无名夹了片胸口朥,学着王一正在火锅里烫了七八秒就夹起蘸酱,尝了一口,脆嫩爽口,又有鲜甜油香,沙茶酱咸鲜微辣的底味也十分正宗。

“好!味道够!”

一边吃着,王一正一边说道:“没想到,三分归元气会完成的这么快,我还以为要练成最起码得个一年半载……”

“还是体质问题。”无名饮下一碗酒,“毕竟不是谁都像你体质特殊,恢复力能达到断首重生的地步,可以一次又一次的尝试,哪怕经脉逆行破碎都能顷刻间复原,正因为如此,你才能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完成旁人需要数年甚至几十年的苦工。”

“你这位武林神话的功劳也不小啊……”

“虚名而已……武林神话听着威风,但要真的那么好,我又何必诈死隐居……”

正在吃东西的王一正顿了一顿,确实,武林神话这个虚名真的没有给无名带来任何的好处。

相反,平添了许多悲剧和麻烦。

无名本名韦英雄,生父是韦耀祖,生母秋娘,因为韦耀祖嗜赌如命,以三两银子把无名卖给了幕龙,后改名幕英名。

无名生下时便好似一柄利剑,其母秋娘在含辛茹苦生下英雄,后期因被丈夫抢走而发疯,四处找儿子。

相士说无名是孤星之命,会克死身边之人,因此他很小就被幕龙送去学艺。

十五岁才再回来,这十五年来,他已经克死八个师父,尽管他与师傅们的死亡毫无关系,人们还是把这些算在他身上。

而其实他所有师父在知道他的孤星之命后都没有拒绝他,甘愿为他而死,只因他拥有不可思议的武学资质。

其养母幕夫人也被他‘克’死之后,无名的孤星之命再次得到认证,兄长幕应雄也对其很冷落且处处为难。

一次他们在集市中被引到了剑山,剑山上有两把英雄剑,寻常之人根本无法拔出他们,连早已名闻天下的剑圣也取剑不得,无名和兄长幕应雄为阻止剑圣的硬取,情急下尽将拔出英雄剑,并与剑圣过招,趁其大意打成平手。

这场战斗中,无名为保护兄长身受重伤,几乎成了废人,他意气消沉想要离开王府,想不到兄长和表妹小瑜愿随他离开。

在无名武功被废期间,他和兄长以及小瑜卖艺为生,学会了拉二胡,并更名为无名。

自无名的功力恢复之后,惊人天赋得到体现,先达到天剑境界,力挫十大门派,后战胜剑圣,成为武林中的神话。

风云一和风云二中的无名绝对是天下第一,剑圣雄霸以及后来的绝无神也不是他对手。

但是成就武林神话的无名先后失去了很多记忆,爱妻,留给他的只剩下这个所谓“武林神话……”

如果天下太平一点,他的爱妻还在身边,或许无名不介意放下一切名利,甚至是一身武功,去拉一辈子二胡……

无名突然说了一句,“喂,你是不是真的打算和我做朋友?”

“怎么了,都是江湖人士,你我意气,兴趣相投,交个朋友有什么不行的。”

无名道:“我以前很多事情都记不清了,不过我记得我命不好,好像有人说过我是天煞孤星……”

“天煞孤星?”

王一正嗤笑不已,“拜托,你再克,除了能要我命,你还能干啥?”

“再说了,我这恢复力……不死之身!”王一正拍了拍胸膛。

“你想克死我,我看很难哦……”

“那我们好像很适合做朋友啊。”“不是适合做朋友,是知己!来为我们的友谊干一杯!”

“好!这一杯敬友谊!”

…………

天下会的一处密室中,雄霸被关在这里,他现在基本获得不了外界的消息,接触的人除了来送饭的天下会的弟子,也就只有看守他的前上弦们。

日复一日的无聊,整整快要三十天,雄霸怀疑自己已经被世界所遗忘了。

他现在只能规矩矩坐在病床上,静静等待着。

体内真气被封了九成以上,而且一运气,背后那根闭元针就颤动得厉害,痛彻心扉,无法继续运气,现在再无聊也只能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