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偶遇(1 / 2)

好半晌,他才慢慢的道:“不是什么要紧之人,往后也不会过多来往,无需放在心上。”

顾七月深以为然,她对那个余长知也没什么好感,以后少来往最好不来往才最好。

余长知来过很快又离开,在容宅确实没掀起什么风浪。但是在京城,安国公原配娘家后人回来这个消息,已经沸沸扬扬的。

容天洐出门之时,偶尔遇上几个叫的上名字之人,都会来问一问此事。

还有好事的,还会不怀好意的询问容天洐,说是外太祖家的人回来了,日后就多了一个替他撑腰之人,他是否为此高兴,诸如此类的话。

遇上这种人,容天洐向来都是无视之。有不管不顾非得要个答案的,但凡是堆上容天洐那双没有感情波动的眼睛,最后全都偃旗息鼓了。

至于事后,这些被吓住之人自是要咒骂上几句,才能勉强出口气。同样的,被一个年纪比他们还小之人一个眼神给吓唬住的事情,他们也不会拿出来说。

毕竟,他们自己也是要面子的。

在外边这些事情顾七月也知道,不是容天洐主动说的,而是她听到了一些传闻。她也知道容天洐不爱跟她说这些,也向来都喜欢报喜不报忧。

但是,这些人也着实烦人的很。就好像戳中别人的痛点,他们心里就舒坦了似的。

她安慰了容天洐一番,容天洐只是安静的听着,一再表示自己没有事情,更没有被那些人给打击到,他很好!

然而他越是这么说,顾七月心里的火气就越旺。

这天出门,想去给容天洐买个礼物,也好安慰安慰他。

容天洐并没有特别喜欢的东西,顾七月想了想,由欢喜带路,去了一家书肆。

这家书肆卖的各种纸张在京中颇有名气,不少人都爱来这里购买。

铺子里有新上的仿澄心堂纸,也有印染着朵朵娇艳花瓣的桃花笺。

铺子里的伙计个个都是伶俐人,一看她挑选东西的架势便知道她不缺银子,笑盈盈的又介绍了新来的砚台。

多买一些笔墨纸砚放在家中也不碍事,顾七月便打算去看一看。若是运气好能碰到好的,买回去了也能让容天洐高兴高兴。

这家书肆也不算小,大厅最中央放置着数个高高的书架。

顾七月跟着伙计正想要绕过书架,就听书架另一边有人正在议论容天洐。

有一个公鸭嗓听着年纪不大,但是嘴巴特别的毒:“就容天洐那种孤煞天星,生下来就是克人的。也就是他命大,不然一

生下来就该直接掐死!”

顾七月的脚步一顿,眉眼间陡然多了一丝戾色。

另一人显然对公鸭嗓的说法有些不赞同:“这话说的可就有些过了!当年之事与一个婴孩有何干系?”

那公鸭嗓不满的道:“我可没说错!当年若不是……”

“慎言!”刚才反驳他的人立刻出声阻拦,“不可妄论天家事,免得惹祸上身。”

公鸭嗓显然很是不满,但是也的确没什么胆子继续说下去。

那公鸭嗓显然对容天洐有极大的恶意,既然不能掰扯当年,那他就继续说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