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偶遇(2 / 2)

“不是说容天洐外太祖家的后人回来了?岑三,我记得一直都认为容天洐那人虽然性子冷了一些,却是一个性情中人,值得相交。我就想问问你,他外太祖的后人离京多年,这也是头一回回京。按理说,他是不是应当一尽地主之谊?”

被他询问之人并未答话,显然对他的这说法还是有些认同的。

那公鸭嗓见状得意的轻哼一声:“但是你且瞧瞧,至今为止莫说伸手帮衬一把,他甚至都未曾亲自上门拜见!我只问你,这是不是不应当?”

那人轻叹一声,第一次不曾在这件事上与对方争辩。

顾七月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听着对方开始就着此事大肆抨击容天洐,认为他处事不当。那公鸭嗓甚至还给他扣上一个不孝不仁的恶名。

此时便有第三人淡淡的发声:“踩低捧高乃是人性!”

这人只轻描淡写的说了几个字,却是要比那公鸭嗓絮絮叨叨的骂了大通都要恶毒的多!

欢喜气的俏脸通红,顾七月则依然是那副面无表情的冷漠模样。

她也没再继续往下听!

隔着一个书架,那公鸭嗓正说的来劲,突然见到有人过来,也是吓了一跳。

等看清来人只是两个小姑娘后,那公鸭嗓才放下心来。

“姑娘这是要找书吗?可有我等三人能帮得上忙的?”

顾七月仔细的打量了三人几眼,公鸭嗓的特征最明显,一眼便能认出。

就如她猜测的,公鸭嗓年纪不大。或许是相由心生,也或许是因为第一印象就不会,只一眼顾七月就觉得他长的尖嘴猴腮,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好人!

另外两人年纪相仿,一个板着脸,眉眼间带着一丝尖锐,看着不像是什么好人。

另一个则是五官俊朗,但是一看便是性子清冷之人,眼底的孤傲半点都没遮掩。

哪怕这两人没当着她的面开口,顾

七月也在第一时间确定,板着脸看着不像是好人的那个,是替容天洐说话的。至于另一个性子孤傲的,才是最后那个直接给容天洐扣上恶名之人。

收回视线,她这才回道:“《增广贤文》。”

三人皆是一愣,随后除却那个公鸭嗓之外,另外两人顿时就明白过来,面色骤然一变。

那公鸭嗓反倒是没多想,还有些好奇的问道:“小姑娘怎的就想要买《增广贤文》?买些话本子看多好!”

顾七月看着他们,嘴角浮起一丝嘲讽的笑意:“就要这个,正好买回去看看该如何为人处世。”

她一脸认真的建议:“不如三位也都买一本回去看看?我觉得,三位应当也会需要。”

她毫无笑意的轻笑一声:“毕竟,三位也的确很需要学一学该如何做一个正直的人呢!”

公鸭嗓的脸色顿时变了:“小丫头,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是在说我们三人做人不正直?”

顾七月一脸狐疑:“你怎能如此污蔑我?”

公鸭嗓面色稍缓。

然后就听顾七月满是真诚的继续道:“做人不正直,前提你们先得是个人啊!”